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金牛网一尾中特:昆侖山下的懷想:葉城

葉城零距離 2019-07-06 01:30:39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昆侖山下的懷想:葉城

撰文?|?李東海??攝影?|?金煒


葉城是一個幅員遼闊、山川壯美、物華天寶、人杰地靈的地方。它南依昆侖山,北接瀚海戈壁,地處喀什、和田和西藏阿里兩省區三地交匯處,西南與印控克什米爾接壤,地理位置極其重要。因此作家余秋雨在來到葉城后,為葉城寫下了“天路零公里,昆侖第一城”的筆墨?!疤炻妨愎鎩筆且蛭凍譴υ誶嗪8穸揪陸吞鎦量κ補飯?span style="max-width: 100%; font-family: Calibri;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315線與西藏公路國道219線的交匯處,是國道219線的起始點;“昆侖第一城”是因為葉城北連莎車,南接克什米爾,西依塔什庫爾干,在喀喇昆侖山北麓,在昆侖山腳下,是冰山來客的驛站,也是昆侖山下歷史、文化、經濟和自然景觀的第一縣。

葉城擁有維、漢、塔吉克、烏孜別克、柯爾克孜等民族居民四十四萬人,提孜那甫河可以說是葉城的母親河。它匯入葉爾羌河,滋養了昆侖山下的各族人民。

我在2007年去過葉城一次,是一次自治區旅游局與《航空旅游報》組織的“新疆作家采風團”。當時因時間關系,我們也就穿城而過。葉城,在我的記憶里沒有留下什么印記,只是知道來過。2014年,我在葉城縣旅游局的邀請下,一年就來過兩次。由此,葉城給我留下了極深的印象。當我來到昆侖山下,葉城的一切,都會像那春天的清風,輕輕地吹拂在我的臉上。我懷想著葉城,懷想著昆侖山的那些美麗的傳說和動人的故事……

詩人周濤曾在一篇文章里說:“葉城得天獨厚,它是通往昆侖山最后一個綠洲驛站,也是一位最漂亮的告別征夫的新嫁娘,它給人的印象是從不流淚,只是咬唇微笑?!閉饈且桓齜淺I蝸蟮謀扔?。葉城是一個需要不斷地前來觀察和品味的城市,特別是站在昆侖山下,在微風吹拂下觀察和品味葉城,一個咬唇微笑的嫁娘,那美麗動人的神情,會給你留下永生難忘的記憶!

歷史上的西域三十六國的“西夜國”和“子合國”,就在今天的葉城縣域,東晉高僧法顯、惠景的腳步就在這停留過;大唐的玄奘西天取經是從這里走向帕米爾的。葉城建縣是在1881年新疆巡撫劉錦棠向朝廷提出新疆建省方略時,擬定在當時的葉爾羌設置莎車直隸州,州治設葉爾羌漢城;同時在州下另設一個縣,以葉爾羌回城為新縣治所,將“葉爾羌回城”縮簡,定名為“葉城”縣。而到了1884年清朝決定正式確定新疆建省時,劉錦棠又經反復勘正,向朝廷上奏:“臣原奏葉城縣治設立葉爾羌回城,擬將葉城縣移遷哈哈里克地方?!閉餼褪俏頤墻裉斕囊凍?。哈哈里克,準確地說應是“喀格勒克”,這是一個農產豐饒、牧業興旺、瓜果飄香的地方,而葉爾羌在維吾爾族語中,就是“廣袤的土地”之意。葉城作為古絲綢之路南道上的重鎮,古玉石之路的玉地城池。

葉城是一座古城,它有豐富的自然景觀和歷史文化景觀,宗朗靈泉、錫提亞古城、子合國故地、棋盤千佛洞;它還有“石榴之鄉”“核桃之鄉”的美名。?

葉城是被譽為“中國核桃之鄉”的地方,核桃的種植面積在中國高居榜首。2014年葉城縣核桃節,我有幸光臨,當我看到果農在核桃豐收的節日里的那種快樂和幸福,昆侖山下的葉城,讓我久久難忘。

葉城也是“石榴之鄉”,石榴也叫“安石榴”。在漢代,它主要生長在西域的“安國”和“石國”,張騫鑿空西域時,從粟特人的安國、石國將它帶到了西域和中原。新疆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姑娘美麗的名字“阿娜爾古麗”,就是石榴花的意思。由此,我們就可看到石榴的酸甜和美麗,在新疆各族人民心理審美上的意義。

葉城還是“鼓舞之鄉”。吐爾地·阿洪是葉城的驕傲,作為十二木卡姆的傳承人,用自己畢生的精力與萬桐書合作,共同完成了《十二木卡姆樂譜總集》的工作,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以曲譜形式將十二木卡姆記錄下來的版本。而葉城的維吾爾族詩人、學者泰劍立用自己滿腔的激情,為我們寫下了許多優美的詩歌,還為我們真實記錄了葉城人民當時的生活。


葉城的昆侖文化和昆侖傳說,像一個個神秘的故事,一直感召著許多好奇探秘的人們。

巍巍昆侖,橫空出世,云海蒼茫,宏莽高遠,氣勢磅礴。自從盤古開天地,昆侖山貫通華夏文化,歷經五千年的悠悠歷史長河,為“神秘的昆侖文化”所籠罩。昆侖山堪稱群山之祖,也是千壑之宗,更是萬河之源。它是我們的母親河——黃河的發源地。昆侖山的的神秘引起古人對于昆侖的崇拜和古文化對于昆侖的神奇描繪,許多神奇的故事或根植于昆侖,或情系昆侖,或源出昆侖,或歸隱昆侖。

昆侖是一方遙遠的神秘之地,也是天路入云的雪域高原。昆侖山,屬于帕米爾的一部分。帕米爾,遠古稱春山,后又稱蔥嶺。顏師古為《漢書·西域傳》注曰:“《西河舊事》云,蔥嶺其山高大,上悉生蔥,故以名焉?!倍宕摹段饔蟯賈盡匪擔骸按辛?,一名極疑山,在天山西南,與南山會合處。連崗疊嶂,數百余里,起伏迤邐,高者上薄霄漢,為西域西境之屏障?!?/span>

萬山之祖帕米爾,位于亞歐大陸的中樞,在我國新疆西南部,東跨沙雷闊勒嶺,西鄰噴赤河,南障興都庫什山,北屏阿賴嶺。喜馬拉雅山、喀喇昆侖山、昆侖山、天山和興都庫什山在此向四方延伸,形成一個巨大的山結。

昆侖山地,就是指中國境內帕米爾高原、喀喇昆侖、昆侖山及阿爾金山的總稱。新疆境內的喀喇昆侖山,為山脈的東北坡,喬戈里峰北坡的冰雪融水是葉爾羌河的水源地。昆侖山,是古于闐語“南方的山”,由于它在古于闐國的南面。所以南疆的人們常常將昆侖山稱為“南山”。

我國的歷史典籍有許多關于昆侖山的傳說。

上古三大奇書之一的《山海經》里就這樣記載:“華山西七千七百六十七里,曰:不周之山”,因山形有缺不周匝處得名。蔥嶺,狀若半環,外若半規,中為虛地,古稱昆侖之虛。而《山海經·西山經》說:“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

在屈原的《離騷》中有:“路不周以左轉兮,指西海以為期?!閉飫锏牡摹安恢堋?,就是《淮南子·原道訓》里所說的“昔共工之力,觸不周之山”的不周山。而毛澤東的1931年春寫的《漁家傲·反第一次大圍剿》的詞:“同心干,不周山下紅旗亂?!閉飧觥安恢萇健幣彩撬腹補ごヅ牟恢萇?。在這,它又讓我想起了毛澤東的《念奴嬌·昆侖》的詞句:“橫空出世,莽昆侖,閱盡人間春色。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夏日消融,人或喂魚鱉……”由此可見,昆侖山在歷代詩人、畫家、行者、學者的眼里,都是一派無限的風光。

《后漢書·西域傳》曰:“子合國居呼犍谷,去疏勒千里,領戶三百五十,口四千,兵勝千人。子合土地出玉石?!庇癯隼ヂ?,玉出子合。由此,西域歷史上的一條玉石之路,在絲綢之路還沒開拓時,就已經從昆侖山下走向了中原。唐代的大詩人王維的那句“春風不度玉門關”就是這個從昆侖山下走向中原的關卡。

法顯的《佛國記》說:“自于田行二十五日到子合國,自子合南行四日入蔥嶺山?!?/span>

而在《穆天子傳》里也這樣說:“癸巳,至于群玉之山”的玉山,就是今天葉城的密爾岱山,一名米勒臺,又名辟勒。博格達山是不產玉的,昆侖山,也只有密爾岱山以產玉馳名中外。1777年,也就是乾隆四十二年,葉城密爾岱山出玉料三塊,敬獻朝廷,后來雕刻成中國最大的玉雕“大禹治水圖”,現存北京故宮博物院。由此可見,密爾岱山就是穆天子會見西王母的群玉之山。而并非天山的博格達山?!賭綠熳喲分謝褂兄苣巒跤胛魍蹌傅氖瓚猿?,西王母唱到:

白云在天,山陵自出;

道里悠遠,山川間之。

將子無死,尚能復來。

這是什么意思呢?西王母說:“天上的白云從深山里飄來,你不遠萬里,歷經多少山隔水阻,來到了這里。我祝愿你健康長壽,希望你能再來看我??!”

穆天子回唱到:

予歸東土,和治諸夏;

萬民平均,吾顧見汝。

比及三年,將復而野。

周穆王是說:“我回到東方,治理好我的國家;讓人們過上安居的生活后,我就來看你。大概過不了三年吧,我們會再次在你這個美麗的地方相見?!?/span>

這可能是我們見到的最早的西域昆侖的君王對唱。周穆王自秦嶺渭河駕八駿來到萬山之祖的昆侖山上,瑤池相會,許下治理好國家三年再見的愿景。這次相會,給彼此留下了無限的深情和渴望,也給后人留下了美麗的傳說和無限想象。雖然我們沒有見到他們再次相會的記錄,但這個歷史記錄給了我們美麗的懷想。我們到現在還在尋找著昆侖山上的瑤池,由于這個美麗的故事,我想,我們總有一天會找到的。

2014年,我來過兩次宗朗靈泉。靈泉的蘆葦與紅柳交織生長在湖里的情景,讓我驚奇。那汩汩涌流的泉水,從山腰上浸出流下,聚成一片美麗的湖水,滋養了一方純凈的生命。我看到一波一波的維吾爾族居民,帶著很大的塑料壺來到宗朗靈泉取水,我問他們為什么。他們說:“這是圣泉的水,喝了可以治病,還能帶來福報?!?/span>

錫提亞古城,在葉城縣洛克鄉的錫提亞溝。建于十世紀末,喀喇汗王朝的城堡。十二世紀為西遼占用,在1218年成吉思汗西征時毀滅。現在修復的“錫提亞謎城”是葉城縣精心打造的一個集古遺址與仿建結合的旅游景點。由于它的謎底重重,讓許多觀光客都充滿好奇。

葉城的烈士陵園安葬著許多為保衛祖國、捍衛國家、維護民族團結而死的英雄和烈士。1962年的對印自衛反擊戰中,葉城作為戰略大后方,從人力物力上積極支援前線,為自衛反擊戰的勝利,做出了巨大的貢獻。葉城的烈士陵園已經成為重要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也是葉城紅色旅游的一個得天獨厚的亮點,葉城是個英雄之城。

歲月荏苒,光陰似箭。但歷史依然在觀照著葉城;改革開放的新疆,騰飛的葉城,也在勵精圖治地發展著。

葉城是一個瓜果飄香的地方,是一個鶯歌燕舞的地方,是一個美名遠揚的地方,還是一個讓人流連忘返的地方。葉城近年來以建設全面開放下的宜居、宜業、宜商、宜游的“昆侖第一城”的文化理念,讓我在葉城的日日夜夜里倍感快樂和幸福。無論是我站在昆侖山下懷想葉城,還是在烏魯木齊南望葉城,它都會讓我欣喜和振奮。



來源:新領軍者·絲路新疆

【責編:章中和 ? ? 編輯:劉爽 ? 王春曉】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