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免费一尾中特:紀念紅柯 | 紅柯散文:奎屯這個地方

收獲 2019-11-15 13:47:21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作家紅柯

悼念


著名作家、陜西省作協副主席紅柯,2月24日上午因心臟病突發去世,享年56歲。


紅柯,本名楊宏科,1962年生于陜西關中農村,1985年大學畢業,先居新疆奎屯,后居小城寶雞,執教于陜西師范大學,任陜西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曾漫游天山十年,主要作品有“天山-絲綢之路系列”長篇小說《西去的騎手》《大河》《烏爾禾》《生命樹》《喀拉布風暴》等,中短篇小說集《美麗奴羊》《躍馬天山》《黃金草原》《太陽發芽》《莫合煙》《額爾齊斯河波浪》等,另有幽默荒誕長篇小說《阿斗》《好人難做》《百鳥朝鳳》等六百萬字。曾獲馮牧文學獎、魯迅文學獎、莊重文文學獎、中國小說學會獎長篇小說獎、陜西省文藝大獎等多種文學獎項。而在代表中國當代文學最高榮譽的茅盾文學獎殿堂中,紅柯先生更是綻放出極為耀眼的文學光芒。2003年,長篇小說《西去的騎手》入圍第六屆茅盾文學獎;2007年,長篇小說《烏爾禾》入圍第七屆茅盾文學獎;2011年,長篇小說《生命樹》入圍第八屆茅盾文學獎;2015年,長篇小說《喀拉布風暴》再次入圍第九屆茅盾文學獎,并榮獲前十提名。因連續四屆提名茅盾文學獎,紅柯也成為史上提名茅獎次數最多的作家。


紅柯在《收獲》雜志刊載過的作品

?

2001年第4期《收獲》

長篇小說 ?西去的騎手 / 紅柯

?

2002年第1期《收獲》

中篇小說 ?復活的瑪納斯 / 紅柯

?

2002年第5期《收獲》

中篇小說 ?白天鵝 / 紅柯

?

2003年第4期《收獲》

西部地理 ?奎屯這個地方 / 紅柯

?

2004年第2期《收獲》?

中篇小說 ?扎刀令 / 紅柯

?

2008年第4期《收獲》

短篇小說 ?老镢頭 / 紅柯

?

2013年《收獲》長篇專號(春夏卷)

長篇小說 ?喀拉布風暴/紅柯


紅柯作品


【紅柯散文《奎屯這個地方》原載2003年第4期《收獲》,《西部地理》專欄】

?

1

?


奎屯大峽谷,石廣元攝影


奎屯這個地方位于天山北麓準葛爾盆地南緣,東邊是石河子,軍墾第一犁從那里開始,新疆建設兵團有許多第一犁,真正的第一犁應該在石河子??偷奈鞅呤俏謁展懦?,北疆人口最多的縣,小說《玉嬌梨》以及許多史書都寫過這個地方,現在已經撤縣設市??途圖性謔幼佑胛謁罩?。內地很少有人知道奎屯,我總是加一句在石河子的西邊,或者烏蘇的東邊,或者克拉瑪依的南邊,人家似乎是聽明白了。我現在居住在陜西寶雞,也是一個外地人很少知道的地方。外地一個朋友來看我,在電話里說:你在哪個寶雞,地圖上有兩個寶雞。我懵了半天才明白,寶雞市的東邊有個寶雞縣。古老的游牧民族總是在歌曲中或史書里給一個地名后邊加這個地方,大漠空曠遼遠,碰到一塊小石頭都要撿起來,日積月累堆成敖包,祭奠神靈,也作路標。西北方言里,對每個人的稱呼前邊都加一個“我兒×××”,那個在亞歐大陸掀起最后一股草原風暴的帖木兒大帝,給西班牙國王的外交信函是這樣開頭的:“吾兒菲利浦三世”。以示重視和親近。與奎屯相比,寶雞的典故太多了,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寶雞也叫陳倉,唐玄宗逃往四川途中在寶雞的無名小廟里住了一宿,那廟就叫臥龍寺。最有影響的說法是炎帝,炎帝故里是很響亮的一個說法??途兔揮姓餉炊嗨搗?,天山以北至阿爾泰,自古是烏孫人蒙古人的牧場。

?

奎屯最早的名字應該是哈拉蘇,烏孫是哈薩克的祖先,哈薩克人給這塊土地起一個美麗的名字哈拉蘇,翻譯成漢語是黑色的泉水。新疆的地理常識,那些源自冰川雪峰的河水都是灰白的叫阿克蘇,白水的意思,源自大地清澈見底,又是草原黑鈣土,就叫布拉克或哈拉蘇,蘆葦遍地,泉眼密如星辰。

?

1986年我們一家定居奎屯時,還能看到一大片的泉水,在市區東北角,差不多是一大片蘆葦蕩,當地人叫鴨子壩,顯然是漢人的叫法,泉眼匯聚成湖水,長滿葦子,大群的鴨子游來游去。長滿蘆葦的地方肯定有造紙廠。造紙廠的污水、臭味跟湖區是那么不協調。鴨子壩還是很吸引人的,三三兩兩釣魚的人散布在水邊。

?

奎屯是蒙古人喊出來的,成吉思汗的大軍從阿爾泰山和果子溝分兩路西征,又回兵征討反復無常的西夏,大軍途經奎屯,正值隆冬,領略了歐亞大陸無數寒冷的地方,比如高加索、俄羅斯森林、喜馬拉雅山,蒙古兵都沒有吭聲,大軍沿著天山北麓過精河,過烏蘇,有個蒙古兵就叫起來了,“奎屯,奎屯”,譯成漢語就是“寒冷”。處在準葛爾盆地最寬闊的地方,毫無遮攔,南邊高大的天山在這里裂開一道山口,正對著塔里木北緣的古城庫車,寒流全聚在這里沖向塔里木。阿爾泰草原和準葛爾大漠的馬背民族總是揮兵南下,一次次征服溫暖的塔里木;有三個達坂通道,東疆吐魯番過鐵門關干溝是一條道,伊犁喀什河上游冰大坂直插阿克蘇是一條道,最險要的山口在奎屯庫車之間,翻越這條山道的次數很少,蒙古兵感受到的寒冷是實實在在的。從那時起,蒙古人再也沒有離開過這里,厄魯特人,杜爾扈特人,準葛爾人都是蒙古人的分支,他們都在這個地方感受到了世所罕見的寒冷。1986年我成為奎屯市民,我也領略了中亞腹地的寒冷,在內地是沒有過的,太陽穴發疼,額頭像要裂開了,氣都出不來,寒冷是很有力量的。各個民族在不同時期對寒冷的感受沉淀下來就有了奎屯這個地方。

?

那個蒙古兵是很值得紀念的。據說蒙古大軍每人兩匹戰馬,換著騎,一口氣從不兒罕山跑到地中海,又旋風般回旋中亞進軍中原,沒有人喊累,沒有人怯陣,可有這么一個蒙古兵在天山北麓的山口用純樸的蒙古語大喊“冷啊冷啊”也就是“奎屯奎屯”,他的叫聲感染了大家,千軍萬馬都在喊冷,馬肯定跟著主人一起喊,馬比人累多了。大軍就在寒冷的奎屯住了一宿,按蒙古人的規矩,在頭盔里煮羊肉,飽飽地吃了一頓,到黃河邊,征服了西夏,成吉思汗的黃金之命也到了安息的時候。好多年以后,林則徐流放伊犁,夜宿奎屯,日記中有:“奎墩,居民百余,聞水利薄地不腴?!笨褪瀉團┢呤Φ牡胤絞分糾錛鍬甲疃嘁米疃嗟氖橇衷蛐斕娜占?,西公園里有林則徐的塑像,感念林公在日記里寫了這么一筆。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寫過這樣一段話:熱愛一片土地,不一定非得人杰地靈,珍寶滿地。新疆這樣的地方不多,林則徐日記里寫得明明白白,地不腴,不是一個土地肥沃的地方。


2


?

上個世紀五十年代開始的屯墾活動選擇的都是荒無人煙的地方。屯墾開始于西漢,漢屯的規模兩萬人,有兩萬中原人在天山南北從事西域最早的農業,那時西域的土著居民是烏孫和匈奴。維吾爾人的祖先回鶻人在公元五世紀開始從蒙古高原西遷塔里木,直到清朝中期,塔里木的維吾爾人才翻過冰大坂到達伊犁河谷,就是塔蘭其人,即種地的人。唐屯的規模是五萬人,清朝更大,十二萬人,天山南部的疏勒、阿克蘇、庫爾勒,天山北邊的昌吉、呼圖壁、瑪納斯、沙灣、烏蘇、精河、伊犁都是漢唐清代土著漢族群居的地方,也都是農業大縣。清末阿古柏割據新疆的十多年間,北疆的農業大縣基本控制在漢族民團手里,武功蓋世的徐學功是當時最有名的民團首領,左宗棠收復新疆采取的戰略是先北疆后南疆,就是因為北疆有許多漢族武裝力量的配合,又是西域重要的農業地區。當時的行政劃分,東疆哈密一帶,歸甘肅巡撫管理,我們今天的許多行政區域是學當年斯大林的,孰優孰劣暫且不說。新疆建設兵團的二十萬大軍,最有屯墾經驗的三五九旅老部隊,去了條件艱苦的南疆,在沙漠里建起一座新城阿拉爾,綠島的意思。北疆也一樣,軍墾第一座新城石河子,地處農業大縣瑪納斯沙灣之間,石河子,天山大峽谷流出的一條河,看上去滿河床全是石頭,就叫石河子,幾百公里只有幾戶人家,王震就把兵團司令部設在石河子。石河子的城市規劃是全中國最好的,是和張仲瀚的名字連在一起的,所有的建筑全都掩映在寬闊的林帶里,相距的空間很大,未來五十年一百年的建筑空間都留出來了,直到今天,石河子依然是一座人工森林里的城市,兵團司令張仲瀚與國民黨起義將領陶峙岳都是儒將,兵團人親切地稱張仲瀚為我們兵團的父親。將軍出身于冀中富豪之家,投身革命,屯墾西域終身未娶。筆者在新疆的十年間,親身感受到軍墾老兵和兵團文化界人士談起張仲瀚時的崇敬之情。


農墾人拉犁

最初的地窩子

?土木結構地窩子


告別地窩子住進土房子


干打壘


工余后回家洗塵


兵團的最后一個農業師,也是最邊遠的墾區,阿爾泰農十師師部所在地北屯,北屯原名多爾布拉克,很荒涼的一個地方,張仲瀚就給這里起一個很大氣很詩意的地名北屯。以石河子的模式,天山南北出現了阿拉爾、五家渠、奎屯、北屯、可可達拉等一系列新城。像涼州戶、軍戶、八間戶、十三間房、蘭州灣、廣州灣、沙灣、西湖、三工、二工等,從地名就可以聽出來,都是漢唐清朝的屯墾點。

?

奎屯是從石河子分出來的。兵團司令部遷烏魯木齊,兵團最大的師農八師留在石河子。農七師師部最早在沙灣,師長劉振世師政委史驥帶著部下,沿瑪納斯河尋找落腳點,瑪納斯河七拐八拐消失在沙漠里。古爾班通古特沙漠比南疆的塔克拉瑪干沙漠要好一些,屬于固定沙丘,沙丘上還生長著紅柳梭梭駱駝刺。古爾班通古特是蒙古語,意思是三墩芨芨草,蒙古人總是用優美的詞匯來命名一個地方。芨芨草是最好的牧草,來自于大地深處的綠色噴泉,茂密的葉子呈噴射狀態。瑪納斯河最終消失在芨芨草叢里。政委史驥師長劉振世一班人馬從炮臺到大拐小拐到東排子,在東排子他們發現了另一條河,奎屯河。一條源自群山的河流總是要在大漠澆灌出大片綠洲。從此,農七師就跟奎屯河連在一起。準葛爾盆地的地勢南高北低,師部就選在奎屯河出山的地方,河的東岸。每個師都有第一犁的地方,農七師的第一犁就在師部所在地,今天的一三一團。從地窩子開始,兵團人必須經過人類原始階段的洞穴生活。師長師政委可以坐小車,史驥、劉振世的車子大概是美式吉普車或蘇聯的“羊毛車”,巡查遼闊的墾區,數萬將士的作業區泥漿泛濫,蚊蠅飛舞,戰士們發明許多土法子,戴紙帽子,只露兩只眼睛,身上涂滿青泥。師長和政委也學戰士們的樣子,腦袋上扣一個紙帽子,奇形怪狀的一群人在萬古荒原上開天辟地。確實是開天辟地。有個六十歲的老兵,懷揣兩只小雞,精心喂養,發展成一個三千多只雞的養雞場,他就成了第一任場長。有個錫伯族軍官家在伊犁,帶回幾斤玉米種,第一批玉米就長出來了。被蘇聯專家宣布為棉花禁區的地方,人們種出了棉花。第一個果園,第一個花園,第一個種羊場,第一個糖廠,第一個煤礦,出現在大地上。我的成名作《美麗奴羊》,就是紫泥泉種羊場培育的優質細毛羊,澳大利亞羊與土著哈薩克羊雜交而成,雍容華美,如同貴婦,學名美利奴,詞典里可以查到的,因為是音譯,寫小說時我改成美麗奴。許多司空見慣的事情,在兵團人手里有了一種創世的意味??餐溜?、人拉木犁、二牛抬杠,原始農業也僅僅一二年,地開出來了,蘇聯的拖拉機、康拜因聯合收割機也過來了,原始與現代就這么迅速這么直截了當。新疆是一個奇特的地方,遠遠超出內地人的想象,毫不客氣地講也是一種庸常的想象。去年我看到一個報道,一個維吾爾族小孩自己組裝了一輛汽車,家境并不富裕,父母卻想盡辦法滿足孩子的愿望。愿望源于想象力。內地的孩子,包括大人,哪有想象力啊。中國文化幾乎是沒有想象力的文化。我的小說總是被誤讀,我不得不多說兩句。新疆的大企業,如十月拖拉機廠、八一鋼鐵廠、八一毛紡廠、八一棉紡廠、八一糖廠、八一鹽場、八一紅星造紙廠,這些名稱一看就知道是兵團人建的,全部無償給了地方。從農耕到工礦,從荒原到城市,一代人就完成了。建于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農七師師部大樓,磚木結構,俄式建筑,樓梯地板都是厚木板,墻壁是磚和白灰,紅黃色,三層,寬大的門廊和圓柱,周圍的林帶有兩百多米寬,簡直是一座森林,高大的楊樹把天地緊緊拉在一起。這座俄式大樓一直保存到1993年,被拆掉了,林帶也砍了,新建的師部大樓十層,有電梯,林帶變成廣場,建有音樂噴泉,有鋼塑軍墾第一犁雕像,我們一家在音樂噴泉前照了不少相,遺憾的是沒有在那棟俄式大樓前留個紀念。我還記得第一次走進那棟俄式大樓的情景:木質地板咕咚咕咚,好像在牛皮鼓上走動。在此之前,我有過一次腳踩木地板的經歷,那是1986年,烏魯木齊,自治區人事廳的大樓就是木質地板,內地來的大學生看新疆什么都好奇,人家就告訴我這里以前是盛世才的督辦公署,我的想象力一下就被激活了。后來在八一鋼鐵廠所在地頭屯河,人家告訴我這里是當年馬仲英跟蘇聯紅軍血戰的地方。后來在伊犁河谷,在尼勒克草原,我看到跟紫泥泉種羊場一樣的尼勒克種羊場,草原人用羊毛扎了一個比馬還要雄壯的羊,矗立在種羊場的門口,我也知道尼勒克有一個更詩意的名字,嬰兒??晌業南胂罅Φ攪思?,我無法抒寫尼勒克。這個地名最早出現在我記憶中,是上初中的時候,也是我對文學最初的沖動,很不好意思,我的文學啟蒙書是《革命烈士詩抄》。我讀到了維吾爾詩人穆塔里甫的詩,我寫出了第一篇好作文,寫的就是穆塔里甫,我平生第一次受到了老師的表揚。從穆塔里甫我知道了普希金,上大學時我才有可能把古波斯詩人哈菲茲的詩抄了一大本子。穆塔里甫是尼勒克人,二十多歲就被盛世才殺害了,紀念他的文章最后一句是,陽光照進了詩人靜靜的墓地。這個句子刻在我的腦子里,我一直在想象照射在墓地上的陽光是什么樣子?尼勒克草原和那美麗的羊就成了我心靈的秘密?;故譴幼夏噯及?,孕育了優質的羊群,孕育了綠洲和城市。1986年的奎屯新城只有三棟樓房,農七師師部大樓,奎屯市政府大樓,紅旗商場,以這三座高大建筑為中心,伸展出五公里長的兩條大街,北邊靠近一三一團場的是農七師師部,南邊靠近烏伊公路的是奎屯市政府,向外延伸,是軍墾戰士建起來的面粉廠、酒廠、農機廠、煙廠、棉紡廠、紙廠,都是磚房,再遠一點就是土塊平房,還能看到零星的地窩子,窗戶貼著地面,一條斜坡通下去,很清晰地記錄著一座城市的歷史,從洞穴里開始的半個世紀的歷史。整個奎屯河兩岸,下野地、東排子、克拉瑪依市及周圍的油田被包圍在農七師的墾區里,最北邊的墾區一三七團在烏爾禾,蒙古語下套子,就是抓野兔的地方,有名的魔鬼城就在烏爾禾,這里是準葛爾盆地的底部,再往北地勢又高起來,就是具有北歐風光的阿爾泰高原了。農七師最興旺的時候,一直西擴到博爾塔拉草原,后來從農七師分出農九師,額敏河流域就是農九師的范圍,也是有名的糧倉。

?

1992年北疆鐵路通車,奎屯電視臺廣播電臺做了整整一個月的宣傳。通車的那一天,各單位用車拉上大家去看剪彩儀式。那些當年屯墾開荒的老兵,那些支邊青年,那些聽從黨的召喚西上天山的女兵,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過這塊土地,他們的孩子,第一代第二代都沒有離開過這里?;鴣狄馕蹲乓桓齠嗝匆T兜拿蝸?。1986年我去伊犁州技工學校報到的時候,唯一的一棟住宅樓馬上要竣工了,單位照顧內地來的大學生,讓我住到了最高層五樓,領導和老教師都住高層,獨家小院的紅磚平房沒人住,幾年后我申請到獨家小院,院子里有菜地有啤酒花,有菜窖。從1992年開始,數年間,幾百棟大樓拔地而起。市中心的沙棗樹、白楊樹、榆樹全被扒掉了。市政府西側的林蔭道都是四五十年長起來的老榆樹,還有西區到五公里路口的林蔭道,抗拒大風,樹干如同螺紋鋼,有些樹是貼地面橫長出來,千姿百態,但都很粗壯,可以看出準葛爾的風是什么樣子。

?

新的樹種長起來了。進口的草皮長出來了。沙棗樹、楊樹、榆樹在城市的外圍抵擋風沙,整個墾區的條田上依然是沙棗樹、楊樹和榆樹。



?

1994年,奎屯栽種了五公里長的新疆玫瑰,半人高,寬十幾公尺,我每天早晨就沿著這條玫瑰大道長跑,哈薩克婦女采集玫瑰花制作玫瑰露,我們家用玫瑰花烙餅子吃。1998年重返奎屯時,玫瑰又砍掉了,換成了草地。

?

3


伊犁河谷?


新疆最好的地方是伊犁河谷和阿爾泰山,歐洲濕潤的海風可以吹到西天山和阿爾泰山,有豐沛的雪水和眾多的河流,植被從西往東逐漸減少,到東天山幾乎全是大戈壁,吐魯番哈密就是戈壁灘上的小塊綠洲。

?

維系綠洲的是天山的雪水。地理學家把天山稱為中亞大漠的濕島,翻開地圖就可以看出,新疆的城鎮和綠洲大多分布在天山兩側,北疆多于南疆,山的陽坡長草陰坡長樹,冰川和積雪靠近北部。水量最大的額爾齊斯河伊犁河除外,準葛爾盆地從東往西依次排列著烏魯木齊河、頭屯河、呼圖壁河、瑪納斯河、奎屯河、古爾圖河、精河,綠洲就分布在山麓和盆地的邊緣地帶,再往下,河水干涸,綠洲消失,沙丘出現。

?

人對自然的依賴不僅僅是水,還有風。亞歐大陸中心地帶幾乎是風暴眼。地理學家還有一個說法,陜西甘肅山西一帶的黃土是大風從中亞腹地吹過去的,在更遙遠的年代,新疆是大海。我在烏魯木齊黑山頭上親眼見過巖石上的海浪波痕。聽起來跟神話似的。有水就有綠洲,人類要在綠洲上生存還必須有一個條件,要有寬闊的林帶抵擋大風,否則莊稼根本長不起來,連房子都會被風刮掉。兵團人當年住地窩子的另一個原因就是風大,等樹長起來了,房子也有了。沒樹的地方照樣是好草場,高草長在天山谷地,山麓和盆地的邊緣地帶屬于荒漠草地,屬于春季放牧的地方,地理學叫早春短命植物區系,主要分布在天山北麓,伊犁河谷有一百六十多種,西天山次之,有一百二十多種,由西而東減少,至奎屯減少到五十多種,到東天山就只有十幾種了。這些短命牧草只有一年的壽命,牧畜度過春荒,就轉到山地夏牧場去了。綠洲有自己的植物帶,矮小短命的牧草分布在綠洲的外圍,屬于旱生植物,也是旱地荒漠地向綠洲的過渡,再深一層就是中生植物,生長在中等濕度的沙土地帶,再下去是濕生植物,生長在過度潮濕的地帶。綠洲農業首先要在這幾種植物的過渡地帶栽種樹木,外圍是榆樹,里邊是楊樹。農田也是林帶隔開,一條一條跟棋盤一樣。西域的屯墾都是從栽樹開始的。不了解新疆自然條件的人聽到屯墾開荒,首先想到的是破壞生態,是燒荒。綠洲農業首先是綠化環境。1986年我剛到新疆,帶學生去植樹,都是手指粗的小樹,我問校長,這么小的樹能活嗎?校長說澆上水就能活??禿擁乃肥的芙焦?,問題是得有人看護這些樹。內地這么小的樹孩子們折斷當玩具,大人會拔回家當柴禾燒。我的憂慮純屬多余,新疆孩子打架拚刀子流血,也不會去傷一棵樹。從他們的父輩,對樹對植物就有一種敬畏與崇拜。十年后我離開奎屯時,那些小樹全長成高大的林帶了。地域影響人的觀念。公元五世紀從蒙古高原西遷塔里木的維吾爾人,在他們偉大的神話傳說里,他們的祖先烏古斯汗是從樹洞里誕生的,哈薩克人、吉爾吉斯人、蒙古人的習俗,女人不生孩子就到樹林里住幾十天,乞求樹精降靈于身,可以生養健康勇敢的孩子。

?

北疆大轉場,石廣元攝影

叼羊比賽,石廣元攝影

天山冰川的退化,氣候變暖,其主要因素不是對綠洲的開發,而是整個地球自然條件的變化。學者王宏昌認為,西北干旱的原因主要有兩點,一是對橫斷山區森林的過度采伐,影響了西南季風的濕度,二是歐洲森林的減少影響大西洋濕潤氣流的濕度,來自海洋的氣息經過陸地時必須得到森林濕氣的補充,否則就影響內陸的降水量,氣流對陸地的影響是遠時空的。幾個世紀以來號召“返樸歸真,返回自然”,常常片面地贊美封閉的大自然,認為只有原始意味才是純真質樸的,因而排斥一切現代文明,其實現代文明并非一概排斥或違背大自然的本性。綠洲經濟的發展就是對自然的人性化的利用。

?

維系奎屯綠洲的是奎屯河,在新疆它是不能跟伊犁河額爾齊斯河相比的,甚至不能跟瑪納斯河、呼圖壁河相比。這條河太獨特了,從天山腹地喬兒馬呼嘯而下,狂暴如同野馬,汛期常常出現冰塊堵塞河道的現象,不能用炸藥也不能用其他機械,只能用十字鎬沿途敲打。農七師有一個水工團,這個團幾十年來就專門護理這條暴戾的河。職工們腰間系一根繩子,下到河面敲打河冰,很悲壯的一項工作,從五十年代到現在,有七十一位職工葬身冰河。我的小說《雪鳥》寫的就是水工團破冰人的故事,發表在《山花》20004期。我的另一個小說《喬兒馬》也是寫這條河,奎屯河發源地喬兒馬水文站,只有一個職工,默默地工作了一輩子,一直單身,河就是他的女人。我寫了三百多萬字的西域小說,寫奎屯的還不到三萬字。過于沉重的東西,筆是難以表達的。

?

4


?


農七師機械化給棉田施肥


?

1949925日,新疆國民黨十萬軍隊在陶峙岳的率領下宣布起義,即“9·25”起義,編為二十二兵團,石河子農八師是胡宗南的嫡系,官兵來自江浙一帶,后來又來一批上海知青,石河子至今是一座江南味很濃的西部城市。

?

奎屯的農七師前身是二十二兵團二十五師,官兵大多來自甘肅河南,后來又來一批四川支邊青年,奎屯居民就以河南人四川人為主,文化氣息較石河子微弱,但發展極快,大街上一看都是九十年代以后的新建筑。

?

西北五省區我都走過了,新疆的城鎮,生態環境最好,樹多,穿過戈壁沙漠,老遠看見綠色海洋,就知道那兒有人家。


中國郵政網上訂閱《收獲》雙月刊


長按識別二維碼 ?

網上訂閱

全年6本,郵政收費,郵局投遞

收獲微店


掃描二維碼進入《收獲》微店,在《收獲》微店訂閱和購買,微店負責發送


2018-1《收獲》 ? ? ? ? ? ? ??

2018年第1期《收獲》目錄

?

長篇小說

外蘇河之戰 ?/ ?陳河

長篇連載

無愁河的浪蕩漢子 / 黃永玉

中篇小說

琢光 / 計文君

基本美 / 周嘉寧

短篇小說 ?

巴別爾沒有離開天通苑 /弋舟

?

行走的年代? 我只知道人是什么 / 余華

滄海文心? ?“寒夜”里的“清油燈” / 王堯

興隆公社? ?知青檔案追蹤始末 / 袁敏

生活在別處 ?他人的歷史,我的窺視 / 張翎

明亮的星? ?可能性的歐陽江河(上)/ 陳東東


2018《收獲》長篇四卷

¥140

2018《收獲》雙月刊6本

¥150

2017《收獲》雙月刊6本

快遞包郵¥90

2017《收獲》長篇4卷

¥116

2017《收獲》長篇秋卷

¥32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