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一尾中特期期准:新疆信仰是如何從佛教為主轉向伊斯蘭教獨大的?

愛思想網 2019-06-07 03:05:30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信息超載時代最精粹的華語思想平臺 | 點上方藍字加入



出土于新疆圖木舒克的公元5世紀佛像


新疆古稱西域,公元前60年,西漢中央政權設立西域都護府,新疆正式成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自古以來就是多民族聚居、多種文化并存的地區。然而在歷史上,新疆的信仰格局經歷了巨大的變化。



公元前4世紀以前,新疆流行的是原始宗教。此后,波斯的瑣羅亞斯德教經中亞傳入新疆。約公元前1世紀佛教傳入新疆后,逐漸形成了以佛教為主要宗教的多種宗教并存格局。


4世紀至10世紀,瑣羅亞斯德教流行于新疆各地,吐魯番地區尤為盛行,當時的高昌地方政權為此專門設置了管理機構。這一時期,佛教進入鼎盛階段,塔里木盆地周緣各綠洲佛寺林立,僧尼眾多,形成了于闐、疏勒、龜茲、高昌等著名佛教中心。道教于5世紀前后傳入新疆,主要盛行于吐魯番、哈密等地。


景教(基督教聶斯脫利派)于6世紀傳入新疆,10世紀至14世紀,景教隨著許多地方回鶻等民族改信而興盛,當時的疏勒、葉爾羌、于闐、輪臺、高昌、哈密、阿力麻里(今霍城縣境內)等地都是傳教區。


新疆高昌古城內的基督教景教壁畫《棕枝主日》


9世紀末10世紀初,伊斯蘭教傳入新疆南部,新疆原有宗教格局再次發生變化??雇醭郵芤了估冀毯?,于10世紀中葉向信仰佛教的于闐王國發動了40余年的宗教戰爭,11世紀初攻滅于闐,將伊斯蘭教強制推行到這一地區。由此形成了南疆以伊斯蘭教為主、北疆以佛教為主,伊斯蘭教與佛教并立的格局。這一階段早期,祆教、景教、摩尼教等宗教亦比較盛行。但隨著伊斯蘭教的不斷傳播,這些宗教日趨衰落。



一、喀喇汗王朝對于闐佛教王國的“圣戰”

公元7世紀初,伊斯蘭教興于阿拉伯半島。9世紀初,伊斯蘭教在中亞地區已得到了廣泛傳播。9世紀中期,蒙古高原的回鶻汗國為黠戛斯(今柯爾克孜)所滅,回鶻諸部紛紛遷離蒙古草原。其中一支西遷到了天山北路,以高昌(今吐魯番高昌故城)為中心建立高昌回鶻王國;另一支西遷的回鶻部落進入新疆的喀什,聯合其他突厥部落建立喀喇汗王朝。西遷的兩支回鶻人在漠北時信仰摩尼教,進入新疆后許多人改信佛教。

此外,在今新疆西部與南部,還存在著一個高度漢化的于闐佛教王國,佛教隆盛,疆土“西南抵蔥嶺與婆羅門接,相去三千里。南接吐蕃,西至疏勒二千余里”,領地可謂遼闊,于闐國王李圣天是一位深受漢文化影響的人,他崇信儒學,習漢語,穿漢服,沿用中原漢族禮儀,延續了于闐國歷來與中原王朝的密切關系。

9世紀壁畫中身著漢服的維族王子,可見當時漢文化的影響力

他即位后不僅起了漢名、向宋朝重續“舅甥關系”,而且按照中原朝廷的慣例,采用了內地通行的年號,被后來李氏王朝的統治者所效法。其行政建制和職官制度,也處處模仿唐朝。始終不渝地堅持對中原王朝的臣屬關系,即認為于闐是中央政府下屬的地方政權。

喀喇汗王朝有一個世敵,這就是位于中亞的薩曼王朝,這是一個信奉伊斯蘭教的政權。隨著不斷戰爭、商業貿易等來往,部分牧民和首領逐漸接受伊斯蘭教。最早皈依伊斯蘭教的喀喇汗朝首領是薩圖克·布格拉汗。薩圖克·布格拉汗信仰伊斯蘭教的事跡,在維吾爾族民間流傳很廣。

7世紀中葉,伊斯蘭教隨著阿拉伯軍隊的軍事征服傳播到中亞地區。后來,阿拉伯入侵者對中亞的統治雖然崩潰了,但伊斯蘭教已經成為這里的主要宗教,還出現了一些由當地封建主建立的伊斯蘭政權。其中,與新疆毗鄰的薩曼王朝就是這樣一個由當地塔吉克人建立的伊斯蘭政權。

9世紀中葉以后,薩曼王朝不斷發動對喀喇汗王朝的“圣戰”,占領了喀喇汗王朝的大片領土。893年,喀喇汗王朝的副都怛邏斯被薩曼王朝攻陷,駐守怛邏斯的副汗奧古爾恰克被迫遷往喀什噶爾。

東伊朗(薩曼王朝)與西天山(喀喇汗王朝)爭奪河中地帶

不久,薩曼王朝發生內訌,爭奪王位失敗的納斯爾王子潛逃到喀什噶爾向奧古爾恰克尋求庇護。奧古爾恰克為了利用薩曼王朝的矛盾,不但允許納斯爾在喀什噶爾避難,還任命他為阿圖什地區行政長官。納斯爾到阿圖什后不久,就利用他和奧古爾恰克的特殊關系,施展“牛皮巧計”,使一貫敵視伊斯蘭教的奧古爾恰克同意他修建清真寺的要求。

納斯爾回到阿圖什后,立即宰殺了一頭黃牛,把牛皮割成細條連結起來,然后用這條牛皮繩圍了很大一塊地,在上面建立了一座大清真寺――阿圖什大清真寺。這是新疆歷史上的第一座伊斯蘭教清真寺。

阿圖什大清真寺

納斯爾不僅建造了清真寺,還把喀喇汗王朝的的一名重要成員薩圖克·布格拉汗發展成為穆斯林。薩圖克原是喀喇汗王朝大汗之子,幼時喪父,后隨叔叔奧古爾恰克生活。相傳奧古爾恰克曾答應等薩圖克長大后就把權力移交給他。但在他長成后卻沒有兌現諾言,薩圖克對此十分不滿。

后來他常常去阿圖什打獵,在這里認識了納斯爾并成了朋友。不久,薩圖克就在納斯爾的說教下秘密加入了伊斯蘭教,還取了一個“阿不都·克里木”的教名,成為喀喇汗王朝第一個接受伊斯蘭教王室成員。

阿圖什大清真寺的建立和薩圖克·布格拉汗接受伊斯蘭教,是伊斯蘭教傳入新疆的兩個重要標志。

薩圖克·布格拉汗接受伊斯蘭教后,即在納斯爾的幫助下開始了秘密傳教活動。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在他周圍已聚集了幾百名穆斯林。910年(一說915年),薩圖克·布格拉汗在中亞穆斯林的支持和幫助下,依靠這支穆斯林武裝發動宮廷政變,奪取了政權。

此后薩圖克即利用權力強制推行伊斯蘭教。他死后,長子巴伊塔什繼承汗位,他的教名是“穆薩··阿布杜·克里木”。穆薩繼承了其父的遺志,為推行伊斯蘭教而努力。他以權力強迫其臣屬部下接受伊斯蘭教,伊斯蘭教得以快速發展。

據伊本·阿西爾在《全史》里記載說:公元960年有20萬帳突厥人皈依了伊斯蘭教。20萬好像不多,但注意單位是帳,1帳相當于一個家庭,平均5-6人,20萬帳就相當于100萬人左右。這僅僅是一年的統計,可見伊斯蘭教的傳播取得了多大的進展。就在這一年,穆薩宣布伊斯蘭教為喀喇汗王朝的國教。

伊斯蘭教在喀喇汗朝興起以后,便與信仰佛教的鄰國于闐王朝發生了尖銳的矛盾。當時喀喇汗境內有不少佛教僧人和寺廟,喀喇汗王朝對他們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尤其是強迫他們改信伊斯蘭教。同時。穆薩·阿爾斯蘭汗在實現喀喇汗王朝的伊斯蘭化之后,開始了對外擴張。打敗了老對手薩曼王朝,將其勢力擠出中亞,并最終聯合其他中亞國家滅亡了薩曼王朝,成為中亞首屈一指的軍事帝國。

執政于闐的李氏家族,世代篤信佛教,在面對中亞各國時,以中華文化代表自詡。今天,許多中亞傳說中的中國皇帝,實際上就是于闐的李氏王朝。他們對喀喇汗王朝強迫佛教徒改宗伊斯蘭教的做法非常不滿,當喀喇汗王朝首都喀什噶爾(今喀什)發生了佛教徒反抗強迫改變宗教信仰的暴動時,于闐給予了支持,給喀喇汗王朝提供了“圣戰”的口實。當喀喇汗統治者迅速鎮壓暴動之后,兵鋒南指,與于闐王朝爆發了長達數十年的宗教戰爭。

陸上絲綢之路中喀喇汗王朝的大致位置

由于以“圣戰”為號召,喀喇汗王朝得到了整個中亞伊斯蘭勢力的支援,而于闐則僅有高昌回鶻、吐蕃、甘州回鶻和歸義軍的支持,力量弱小。然而在戰爭初期,老牌佛教國家于闐王國卻反而處于優勢地位,一度打得喀喇汗國滿地找牙。上世紀初在敦煌發現了一件和闐文書《于闐王尉遲蘇拉于沙州大王曹元忠書》。這是于闐王尉遲蘇拉(李天德),在占領喀什噶爾后,向統治敦煌的歸義軍節度使曹元忠通報攻占喀什噶爾的戰爭經過和今后打算的一封書信。

根據這封信,喀喇汗王朝與于闐李氏王朝這次宗教戰爭的爆發時間最遲不晚于公元962年,也就是穆薩·阿爾斯蘭汗宣布伊斯蘭教為國教的兩年后。戰爭初期,于闐得到了信仰佛教的高昌回鶻和吐蕃的支持,占據了優勢。經過八年的戰爭,于闐軍隊占領了喀什噶爾,當地居民望風歸順,穆薩·阿爾斯蘭汗戰敗后逃往中亞,他的“寶物、妻子、大象、良馬及其他,還有他部下的財物”,都成了于闐軍隊的戰利品。

喀喇汗王朝對于于闐李氏王朝的“圣戰”

于闐在占領喀什噶爾后,一邊安撫百姓,樹立傀儡政權,一邊遣使分頭向宋朝和沙州曹元忠報告獲勝消息和今后打算,并送上所繳獲的部分戰利品。派往宋朝的使者是一位名叫吉祥的佛教僧侶,送給宋朝的貢品就是從喀什噶爾繳獲的一頭會跳舞的大象。

《宋史》記載:開寶四年(公元971年),“其國(于闐)僧吉祥以其國王書來上,自言破疏勒國得舞象一,欲以為貢,詔許之”。于闐所以要向宋朝報告戰況并進貢大象,一方面是地方政權向中央政府應有的例行公事,另一方面是對宋朝在戰爭期間給予于闐的道義上的支持表示感謝,第三個目的其實是來求援。

可惜的是,北宋未能給予于闐更多實質性的支持,使得喀什噶爾之戰后的20多年里,戰爭進入了拉鋸狀態。雙方之間互有攻守,小規模戰斗時有發生。在此期間,喀喇汗王朝奪回了喀什噶爾,穆薩·阿爾斯蘭汗去世。公元998年,一支3萬人的于闐軍隊再次挺進到喀什噶爾城下,并對這座城市進行了長期圍困。

當時喀喇汗王朝的大汗是穆薩之子阿里.阿爾斯蘭汗。長期圍困造成城內發生饑荒,民心浮動。阿里·阿爾斯蘭汗只得出城背水一戰,結果于闐軍隊戰敗,撤退到兩國邊界的英吉沙一帶。阿里·阿爾斯蘭汗隨后率軍跟蹤追擊,雙方在這里形成對峙的態勢。

公元998年1月末,兩軍在烏達卡拉展開激戰,于闐軍隊乘喀喇汗王朝軍隊禮拜之機突然發起進攻,喀喇汗王朝軍隊大敗,大批將士戰死,阿里·阿爾斯蘭汗也在激戰中陣亡。后來穆斯林群眾在他陣亡的地方為他建造了陵墓,這座以奧當麻扎著稱的陵墓至今尚存。

喀喇汗王朝的薩圖克·布格拉汗死后埋葬在阿圖什,是新疆第一座伊斯蘭墓

阿里·阿爾斯蘭汗死后,長子阿赫馬德·托干汗繼位。阿赫馬德·托干汗執政后,繼續同于闐作戰。不久,喀什噶爾發生了反對伊斯蘭教的暴動,于闐乘機出兵,一舉占領喀什噶爾。阿赫馬德·托干汗不得不派其堂兄弟玉素甫·卡迪爾汗前往中亞求援。在布拉哈找到四位伊瑪目,組織起4萬人的宗教志愿軍,隨玉素甫·卡迪爾汗火速趕到喀什噶爾。

由于這支生力軍的參戰,喀喇汗王朝士氣大振,戰局急轉直下。早已疲于戰爭的于闐軍隊漸漸不支,開始潰退,喀喇汗王朝收復了喀什噶爾。玉素甫·卡迪爾汗進入喀什噶爾后,征集了兩萬名穆斯林士兵,連同原來的軍隊,號稱14萬大軍??雇醭木泳急縛枷蠔豌俳?。在葉城的庫姆熱瓦特兩軍展開了激戰,從中亞來的四位伊瑪目之一的穆依丁陣亡,喀喇汗王朝在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后,打敗了于闐軍隊。1006年喀喇汗王朝終于攻占和闐城,滅亡于闐李氏王朝。

和闐城陷落后,一支逃到位于波婁之路的山上的于闐軍隊被追兵消滅。另一支退往東部山區;同當地居民一起,繼續同喀喇汗王朝軍隊戰斗。他們利用伊斯蘭占領者不熟悉地形的有利條件,不斷出擊;進行了頑強的抵抗。

在今策勒縣達瑪溝一帶,不愿改宗伊斯蘭教的佛教徒同伊斯蘭占領者進行了長期的斗爭,當地因此有了一個“烏尊塔特”(意思是“長期堅持異教的地方”)的地名。在策勒一個名叫波斯坦的地方,四位伊瑪目中所剩的三位伊瑪目(之前的戰爭中已死去一位)被反抗的佛教徒打死,當地至今仍存有名為“四伊瑪目麻扎”的墳墓。

于闐佛教徒的反抗大約持續了半個多世紀才逐漸停息下來。所以,于闐民間至今還有于闐和喀喇汗王朝“百年戰爭”之說。

伊斯蘭教憑借武力,即以“圣戰”的方式傳播到于闐地區;結束了佛教在這里千余年的統治。這是伊斯蘭教傳人新疆后,對佛教的第一次沉重的武力打擊。從此,佛教勢力基本上退出了塔里木盆地西部和南部地區,這個傳統的佛教地區成為伊斯蘭教地區和伊 斯 蘭教繼續向新疆其他地區傳播的重要基地。

描繪于闐國中來自中亞與東亞的僧侶的壁畫


二、喀喇汗王朝與高昌回鶻的戰爭

在喀喇汗王朝同于闐王國的宗教戰爭中,由于高昌回鶻支持于闐,因此與喀喇汗王朝的關系逐漸惡化,喀喇汗王朝對信仰佛教的高昌回鶻人恨之入骨。馬合穆德·喀什噶里在他的《突厥語詞典》中,就稱不信仰伊斯蘭教的高昌回鶻人是“最兇惡的敵人”。所以,喀喇汗王朝在滅亡于闐王國后不久,就發動了對高昌回鶻的“圣戰”。

馬合穆德·喀什噶里,《突厥語大詞典》作者

滅亡于闐佛國之后,喀喇汗王朝的大汗阿赫馬德·托干汗繼續對高昌回鶻發動“圣戰”。他率軍從八拉沙袞(在今哈薩克斯坦托克馬克一帶)出發,越過伊犁河,攻入高昌回鶻境內。高昌回鶻出兵迎擊,打退了入侵之敵。

1017年,高昌回鶻發兵30萬,跟蹤追擊,一直挺進到距八拉沙袞八日路程的地方。正在患病的阿赫馬德·托干汗不得不抱病組織人馬進行反擊,打敗了因長途奔襲而疲憊的高昌回鶻軍隊,又親自率軍追擊,并再次攻入高昌回鶻境內。雙方展開了殊死的拚殺,戰斗十分激烈。

《突厥語詞典》收錄了多首有關這次戰爭的詩歌,這些詩歌有反映戰斗激烈、殘酷場面的,也有描述伊斯蘭入侵者對高昌佛教文化進行毀滅性破壞情況的。其中一首這樣寫道:“我們給戰馬佩上記號,向著回鶻地區的塔特(指不信伊斯蘭教的回鶻人),向著盜賊和惡狗,像飛鳥一樣飛速進發?!?br style="max-width: 100%;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outline: none !important;">
攻入高昌回鶻境內的這支喀喇汗王朝軍隊,對被視為“盜賊和惡狗”的回鶻人進行了殘酷的殺戮:“我們進行夜襲,我們四周包圍,我們斬去其額發,我們砍殺孟拉克(高昌回鶻地名)人?!?/span>喀喇汗王朝的軍隊于所到之處,像在于闐一樣,不僅對不信伊斯蘭教的回鶻人進行血腥屠殺,而且大肆進行文化毀滅:“我們如潮水而至,攻陷了大小城池,佛像廟宇全搗毀,給菩薩拉屎撒尿?!?/span>入侵的喀喇汗王朝軍隊進行了頑強的反擊。正當戰爭進行中,阿赫馬德·托干汗病情加重,喀喇汗王朝不得不撤兵罷戰,對高昌回鶻的這次“圣戰”無果而終??雇醭愿卟傖酵豕淖誚陶秸崾蟛瘓?,統治集團內部矛盾加劇,喀喇汗王朝因此分裂為東、西兩個政權。東、西喀喇汗王朝之間以及兩政權統治集團內部矛盾重重,陷入了無休止的內爭,無力再發動對外的伊斯蘭圣戰。伊斯蘭教在新疆的第一次傳播高潮也就此結束。

此時,“東起哈密,北至伊犁河,西至阿克蘇的冰達板,南接于闐”的高昌回鶻王國仍是盛行佛教。信仰伊斯蘭教的喀喇汗王朝與信仰佛教的高昌回鶻王國雙雄并立,揭開了新疆北部地區以佛教為主、南部地區以伊斯蘭教為主的多種宗教并存的格局。這一格局大約持續了600年。

三、蒙古入侵帶來的伊斯蘭化

13世紀初,鉄木真先后統一新疆及中亞,將其領地分封于四子。次子察合臺的疆域相當于現在“天山西北部的伊犁和博爾塔拉地區,天山南部喀什利利田地區,中亞的七河和河中地區?!扁熌菊媸貝拿曬胖畈糠钚腥?,蒙古統治新疆以后,出現了多種宗教繁榮并存的局面。

元末,察合臺汗國分裂為東、西兩部分。東察合臺汗國在禿黑魯·貼木兒汗(1347-1362年在位)時代,伊斯蘭教在新疆出現了自10世紀喀喇汗王朝以來又一次傳播高潮。禿黑魯·貼木兒汗是新疆地區最早接受伊斯蘭教的蒙古可汗。他利用汗的特權強行推行伊斯蘭教,迫使天山以北的許多蒙古人信仰了伊斯蘭教;他采取了許多扶植伊斯蘭教的措施,把伊斯蘭教向新疆東部推進。

自稱為“伊斯蘭之?!鋇奶徑紫日鞣了估冀毯頭鸞探喚绱Φ?、具有1000多年佛教文化的龜茲,將大批佛教徒驅趕到外地,當地居民也逐漸接受了伊斯蘭教。


帖木兒還曾經在為進攻中國還是印度游移不定,最終他認為自己從《古蘭經》中得到指引,因此對印度發動了圣戰。帖木兒的思想活動記錄在一個叫Malfuzat—i—Timuri的自傳中:


“那時我心里產生了遠征異教徒的欲望...我當時不確定是對中國的異教徒還是對印度的異教徒與多神論著發動遠征。因此我想求一個兆頭,我打開了《古蘭經》就看到了這句:‘先知??!你當與不信道的人們和偽信的人們奮斗,你當以嚴厲的態度對待他們。他們的歸宿是火獄,那歸宿真惡劣!’《古蘭經》66:9)我的大將們告訴我印度斯坦的居民是異教徒和不信道的,順應萬能的安拉之命,我下令發動對他們的遠征?!?/p>


后來在1404年,帖木兒也率部隊東征明朝。他利用自己的蒙古后裔身份企圖拉攏元朝殘余勢力共同討華,但途中去世。東征明朝時帖木兒70歲,未能實現重新建立一個伊斯蘭化的元朝的目標。



貼木兒汗的伊斯蘭陵墓

貼木兒的后代更是熱衷于擴大伊斯蘭教的影響。在黑的兒火者汗(1383-1399年)時期,他親自發動了對尚未信仰伊斯蘭教的高昌地區的“圣戰”,占領了吐魯番和高昌回鶻的都城哈喇和卓,強迫當地居民改信伊斯蘭教。伊斯蘭勢力占領吐魯番后,對佛教勢力進行了沉重打擊。



新疆克孜爾千佛洞內遭到損毀的壁畫


佛教又經過幾十年的時間與伊斯蘭教并存,直到15世紀后期,伊斯蘭教才完全取代佛教成為該地區普遍信仰的宗教。

16世紀初,伊斯蘭教又將佛教勢力排擠出哈密,最終完成伊斯蘭教成為全體維吾爾族居民普遍信仰的宗教。這樣,伊斯蘭教在新疆達到最東部地區,哈薩克族、柯爾克孜族不久也接受了伊斯蘭教。至此,伊斯蘭經過600多年的傳播和發展,成為新疆地區的主要宗教,新疆至此已幾乎徹底伊斯蘭化。

本文轉自:守望者精?。↖slamWatch)


長按二維碼

支持愛思想


投稿、授權請發郵件至:[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請聯系微信id:liwei140991,或致電13520537424

愛思想誠征志愿編輯

與最有思想的同齡人共事、建設學術共同體,請點“閱讀原文”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