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126期独家一尾中特料:《知青的歲月》連載(7)

昭烏達知青聯誼 2020-03-30 16:36:07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一天下午,來了很多蒙族牧民,他們騎著馬,還趕來幾輛馬車。什么話也沒有說,就砸農區那幾個人的鍋碗,然后砸帳篷,把帳篷布撕的一條一條的和行李裝在馬車上趕起馬車就走,走了很久空車回來,再裝帳篷和行李,農區的老鄉都去找行李了。幾個牧民到了大虎他們的帳篷,先是砸他們的鍋碗,大虎跑過去和他們哀求,一個牧民過來舉起斧子砍大虎他們的帳篷,二虎拿著菜刀一個箭步沖了過去菜刀對著拿斧子牧民說;你不能砍我們的帳篷。大虎看見二虎舉著菜刀,馬上跑到二虎身邊,告訴二虎不能胡來。那幾個牧民趁大虎離開把他們的鍋碗砸的稀巴爛,然后過來一起把大虎和二虎圍在中間,二虎舉著菜刀對著牧民說;你們不怕死就上來,你們敢動我的帳篷,老子和你們拼了。大虎看見牧民把他們的鍋碗砸了,也不勸說二虎了,撿起一把鐵锨舉著鐵鍬和二虎背靠背的站著。這時候那個拿斧子的牧民舉著斧子對著大虎他們哥倆走過來,二虎舉著菜刀,大虎舉著鐵鍬一起對著那個牧民。二虎說;操你媽的,你不怕死就過來,老子和你們拼了,老子死了光棍一個,值了。嚇的那個牧民退了回去,大虎說;我們是給生產隊來放牧,牛和馬都是生產隊的,你們說這里是你們的牧場,有什么根據,你們把我們的鍋碗砸了,太欺負人了。兩個人越說越來氣,朝著拿斧頭那個牧民打了過去,牧民依仗人多勢眾也紛紛抄起來家伙。一場惡戰就要開始,老馬官跑了過來,用蒙語喊;不要,他們是知青打架不要命,他們有武功…。然后緊緊的攔著大虎和二虎,老馬官對著牧民說;達拉嘎白內【誰是領導】。那個說著生硬漢話的牧民說;必【我是】。老馬官叮囑大虎看著二虎千萬不能動手和那個牧民到一邊用蒙語交流。放奶牛的牧民婦女也趕來了,讓圍著大虎和二虎的牧民退了回去。有一袋煙的功夫,老馬官和那個會說漢話的牧民過來,那個牧民說;這里是我們的地盤,你們必須離開。大虎說;可以,你們不準砸我們的帳篷,我們把牛和馬圈回來,我們自己走。二虎說;什么你們的地盤,都是國家的,我們出來放牧,牛和馬也不是我們自己的,你們憑什么把我們的鍋碗砸了,你們砸的是我們的飯碗子,既然我哥哥答應你我們離開,此處不養爺還有養爺處,我聽我哥哥的。那個牧民說;答應你們把馬圈回來走,但是今天必須走。二虎說;你別他媽的墨跡了,今天不是我哥哥答應你,我就不走,看你把老子怎么樣?老子是老爺們站著尿水的,說走就走。牧民走了,大虎和二虎把牛馬飲好水,點了一遍數,大虎趕著牛車,二虎騎著馬趕牛馬準備出發,放牧奶牛的牧民婦女看到和她們和睦相處的大虎二虎馬上就要離開,紛紛的拿出牛肉干和奶酪給大虎和二虎,大虎說什么也不要…。一位年齡大的婦女說;你們是毛主席派來的好孩子,我們不希望你們走,他們(牧民)賴臺(狼)一樣,把你們鍋碗砸了,你們拿著路上好吃,你們收下就等于我們替他們(牧民)謝罪了。大虎感動的收下牧民的牛肉干和奶酪,兩個人深深的給牧民鞠了一躬說;我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戀戀不舍的趕著牛車離開了多日和睦相處的奶牛場牧民。


出了山溝大虎問老馬官我們準備去那里,老馬官說;今年天大旱,草場都不好,去那里也呆不了,只有回家了。到了護井河太陽已經落山了,鍋碗都被砸了,也不能做飯,大虎拿出來牧民給的牛肉干和奶酪給老馬官。大家墊了一下肚子,商量怎么辦,老馬官要留下來,第二天再走,二虎說留下來也不能睡覺,還要打更看牛群和馬群,第二天也做不了飯,不如連夜趕回去。老馬官年齡大了留了下來,大虎和二虎趕著牛群和馬群走了??斕腳┣氖焙?,兩個人找不到怎么繞開莊稼的路了,二虎和大虎說;黑燈瞎火的,我們只有沿小路回家了。大虎說;到了西沽井小路兩邊有莊稼怎么辦?二虎說;到了西沽井天快亮了,村里不會有人,我們沖過去。進了西沽井村二虎揮動套馬桿趕著牛群和馬群跑了起來,出了村子窄小的路兩邊但是莊稼,牛群和馬群散煙了,二虎揚著套馬桿一會在小路右邊一會在小路左面來回趕著牛馬往前跑,大虎看見二虎一個人實在忙不過來了,下了牛車和二虎一起趕,兩個人一左一右沖過莊稼地。到了山上,二虎騎著馬帶著大虎回來趕牛車。天亮了他們趕著牛群馬群回到生產隊,把回來的原因詳詳細細的和隊長回報了。社員看到牛肥馬壯稱贊大虎和二虎。


大虎怎么也沒有想到,他的快一年倌運就這樣結束了。大隊書記看到大虎他們回來,不但沒有表揚他們出場放牧把牲口喂的好,反而給生產隊下命令,大虎和二虎不適應做此項工作,去和社員一起去地里干活。老馬官回來了,和生產隊長說了大虎和二虎在外面對工作認真負責,為了生產隊的牲口把命都豁出去了,替他們兩人惋惜。大隊書記就是村子的太上皇,他的話就是圣旨,生產隊長也沒有辦法。

村妮進了青年點的門開玩笑說;你們回來不和俺匯報,我這個婦女隊長來看看二位功臣。二虎說;什么功臣啊,已經刷了大馬勺了,現在是罪人,我去看你,你也不給我做雙鞋。村妮和大虎的臉都紅了,村妮馬上說;做,一定給二虎哥哥做。二虎說笑著;猴年馬月???村妮說;不管猴年馬月一定讓你穿上。二虎說;謝謝嫂子了。村妮揪著二虎耳朵說;你耍貧嘴,不給你做了,還胡說嗎?二虎說;我的耳朵啊,我不說了,現在是我的隊長,以后....。村妮還是揪著二虎耳朵問;以后是什么。疼的二虎說;以后是隊長,好了嗎?村妮放開手說;生產隊農活有的是,出場放牧就是工分多一些,但是在外面風吹日曬,還沒有菜吃,不如在家好。

綿綿的秋雨,滴滴答答一連下了幾天。青年點露著天的房頂把房間的被所有東西都淋濕了,知青每個人頂著一塊塑料布睡覺,外面不下了,屋里還是滴滴答答的,老鄉家里是大的柴火垛,里面的柴火是澆不透的,老鄉可以取里面的柴火做飯,知青就不同了,每天東尋西找的找柴火做飯,潮濕的柴火放進灶坑怎么點只是冒煙沒有火苗,眼看柴火就沒有了,二虎說不能的點了,我有辦法了,說著拿起自己的茶缸拉著亞軍走了,一會二虎端著茶缸回來了。原來是二虎讓亞軍給他望風,他在大隊偷了點燈的煤油回來,二虎把煤油倒進灶坑蹲在地上貓著腰點煤油,煤油砰的一聲著了,順著灶坑出來一股帶著火的氣浪不偏不正的打在二虎臉上。二虎抱著臉躺在地上,大家嚇壞了,異口同聲問二虎怎么樣,停了一會二虎坐了起來說;沒事,沒事。二虎的臉是漆黑的灰,大家用毛巾給他搽臉,看見眉毛和眼睫毛都沒有了。二虎滿不在乎的說;哪玩意都是附加的,不影響吃飯,淘米做飯。下雨天什么菜都沒有,還是老辦法,咸鹽水的米湯就小米飯,飯熟了每個人端著一碗小米飯在在沒有漏雨的門框下面吃飯。

八月底九月初是農村青黃不接的時刻,由于知青幾乎每天小米飯就咸鹽水,肚子靠的一點油水也沒有了。每個月的糧食不夠吃的,已經和社員借了很多糧食了,社員在這個青黃不接的時候家中的糧食也不多了,知青和生產隊借糧,生產隊也不借。寒冷,漏雨都可以挺過去,沒有糧食肚子叫啊,餓的每個人兩眼冒金星。在為了活命被逼無奈的去生產隊地里偷青苞米回來煮著吃,頭幾天是晚上半夜全體男知青出動鬼鬼祟祟的偷苞米,晚上看不清偷回來的苞米有很多是特別嫩的,知青覺得太可惜了。決定白天中午去地里,如果被發現打借條。幾個人進了苞米地,把褲腳系好,摘了成熟苞米就解開褲腰帶往褲子里面放,然后拖著裝滿苞米的褲子一步一步的回來。一天不知道怎么讓大隊書記知道了,他到了知青點,知青正在煮苞米,被他逮了正著。大隊書記大發雷霆開始上綱上線罵了起來,不管大隊書記怎么罵,知青是一聲不吭的坐在地上啃苞米。最后大隊書記問;是誰帶頭。二虎說;書記沒有誰帶頭,是肚子餓的實在受不了了,我們知道偷苞米不對,可是我們幾天沒有糧食了,生產隊也不借給我們糧食,我們是沒有辦法了。您也有兒女,您的兒女如果這樣?您不能看著他們餓死吧?您是我們的好書記,我們是您的村民,您更不可能看著我們餓死在您領導下的村子里吧,我們偷得苞米我們打借條,到秋收時候從我們口糧里面扣出去。二虎一邊說著,從鍋里拿出幾個苞米放在書記手上說;書記您也嘗嘗新苞米挺香的。誰也沒有想到,書記嘴里說著;好吧,你們打借條,這苞米不算偷的。和知青一起吃苞米了,看到這里二虎說;書記這苞米吃多了反胃,您家有咸菜嗎?我們也打借條來幾個芥菜嘎達吧。書記聽了說;我們家沒有。拿起幾個苞米走了,不知道是二虎的話打動了書記,還是書記的良心受到自責,總之知青還是躲過了一劫。


生產隊沒有活,知青沒有糧食吃。二虎和大虎商量不能坐山等死,二虎打算去旗里找一點活兒做。二虎很早的到了白家段等候去天山的班車,嶄新的解放牌大卡車來了,等車的老鄉爬上班車,二虎站在車廂后面沒有上車,汽車發動了,車輪開始滾動,二虎一個箭步爬上了卡車,趴在駕駛室后面。班車到了下一站,售票員發現二虎沒有買票,讓二虎買票。二虎哀求售票員說;沒有錢,照顧照顧。售票員轟二虎下車,二虎把身上的口袋全部翻了出來說;真的沒有錢,以后我有錢了還給你可以吧,我叫張庚寅,是靠山屯的知青。售票員也沒有辦法了,對二虎說;到了天山你不要下車,我們找知青辦,讓知青辦補交你的車票領你走。班車進了旗政府所在地天山,在汽車轉彎減速的時候二虎一個鯉魚打挺跳下班車,逃之夭夭。二虎是第一次到天山街里,也不認識路,好在天山不大就一條主路貫穿南北。很快二虎找到了繁華的主路,肚子餓的實在走不動了,看見一個飯店,二虎脫下鞋從鞋里拿出僅有的兩塊錢進了飯店??醋挪說?,一碗肉粉湯一角五分錢,大米飯兩角錢一斤,好久沒有吃到肉和大米的二虎看著菜單肚子里的饞蟲在流著哈喇子,二虎狠下心奢侈上前買一碗肉粉湯半斤大米飯。拿著錢給收款員,收款員說;糧票?二虎傻了,俺就是一個農村社員哪兒有糧票???客氣的和收款員說;我沒有糧票,照顧我照顧我吧。收款員說;你沒有糧票,我是不能賣給你,到了晚上結賬時候,少半斤糧票要我補上,我每個月只有三十斤定量,我的糧食也不夠吃的,實在照顧不了你。二虎傻站在那里兩眼盯著菜單上面的肉粉湯,收款員說;你是知青吧?二虎說;是。收款員告訴二虎你可以去知青辦,讓知青辦給你想辦法。二虎聽了又是知青辦,剛才沒有買班車票讓我去知青辦,現在沒有糧票也讓我去知青辦,現在是舉目無親怎么辦?二虎到了知青辦,把自己的情況一五一十的和知青辦負責人說了。知青辦的負責人是一名沈陽來的五七戰士聽了二虎的話,非常有情感和同感拿出二斤糧票給二虎。二虎一碗肉粉湯半斤大米飯下肚,雖然沒有真正的填飽肚子,肚子終于有了油水,心滿意足的到處打聽找活兒干,天黑了白天繁華的旗中心大街上只有二虎一個人在轉,肚子又叫了,不停的提醒二虎吃飯。二虎還有一元七角九分錢,一斤半糧票,不知道什么時候可以找到工作,中午一頓飯已經奢侈了,晚上不能再吃飯了。二虎到了旗招待所準備住宿,聽到服務員說住一晚要一元五角。二虎離開了那里,四處打聽那里住宿便宜,打聽到大車店一晚上住宿要三毛錢,二虎直奔大車店,住宿在大車店的車老板都是自己帶行李,一間大房子兩邊是熱乎乎的土炕,二虎想了想,沒有行李就和衣睡吧,好賴是最便宜的地方??墑俏侍庥擲戳?,住宿必須有介紹信。二虎想了想上前和住宿登記的服務員說;姐姐我是天津知青,下鄉在烏蘭哈達來旗里找活兒干,沒有代介紹信,您照顧我吧。服務員是一個蒙族姑娘聽了二虎的話哈哈大笑起來說;誰是你姐姐啊,我可沒有福氣有天津知青的弟弟。說的二虎不知道說什么好,靦腆的說;您不要誤會,我們天津人對女同志都叫姐姐,是我們習慣的官稱。服務員看著二虎一臉無奈的表情說;看你不像壞人,今天我也破例讓你住一晚上,交錢吧。二虎躺在空蕩蕩的大車店炕頭一覺睡到天亮,洗了一把臉出去找工作了。一天過來二虎拖著疲憊的步伐又回到大車店,服務員看到無精打采的二虎問;沒有找到活兒嗎?二虎說;沒有。服務員又問你怎么不在生產隊干活,出來找活。二虎把生產隊的情況和服務員說了,服務員聽了問二虎你吃飯了嗎?二虎說吃了。服務員問;吃的什么?二虎實話實說;中午吃了肉粉湯和米飯。服務員問;晚上吃什么?二虎說;中午一頓就可以了,晚上不吃了。服務員說;一天一頓飯怎么可以???說著拿出一個燒餅遞給二虎說;我這里有吃剩下的燒餅你吃了吧。二虎說什么也不接,嘴里說;謝謝姐姐,我吃一頓飯已經習慣了,您自己留著吃吧。服務員聽了笑著說;怎么又叫我姐姐,我叫烏蘭琪琪格,我看了你的登記,你比我大,以后叫我烏蘭琪琪格好嗎。二虎說;好,烏蘭琪琪格。烏蘭琪琪格端過來一碗熱水給二虎說;我們蒙族人是一個豪爽的民族,我們相識就是緣分,你喜歡和我交朋友就把燒餅吃了。二虎狼吞虎咽的幾口把燒餅消滅了。烏蘭琪琪格說;你今天不用登記了,現在是農閑時候到大車店沒有什么人,你還去昨天那地方睡覺,如果有人問你,你什么也不要說,明天上午你去找工作,無論找到和找不到活兒,中午你必須回來告訴我。第二天中午二虎回來了,告訴烏蘭琪琪格還是沒有找到工作。烏蘭琪琪格說;我有一位親戚在牧場工作,我問他了,他說可以到他的牧場去放羊,過一段時間可以去趕趟子,二虎急忙問是記工分還是發工資。烏蘭琪琪格說;他們是國營企業發工資,干一天一元九角錢,以后去趕趟子每天兩元八角五分錢,但是你必須有生產隊的介紹信才可以。二虎聽了一天可以掙一元九角錢美的嘴都合不上了,真想上去好好的擁抱烏蘭琪琪格。握著烏蘭琪琪格的手說;謝謝你,太謝謝你了,你是我一生中遇到的第一個大好人。烏蘭琪琪格說;謝什么啊,這是我們的緣分吧,你快回去拿介紹信帶著行李過來,二虎說;我馬上走,我們可以多來幾個人嗎?烏蘭琪琪格說;他們牧場在收羊,來十個八個人都可以。二虎拔腿就走,烏蘭琪琪格說;回來,今天已經沒有班車了,你怎么走?二虎說;我走回去,八十多里地,不算什么。烏蘭琪琪格說;還是明天坐班車回去吧。二虎說;不能耽誤時間,現在那么多人在找活兒,萬一讓時間耽擱,別人去了怎么辦?烏蘭琪琪格看著二虎執意想走,拿出一小布袋炒米給二虎說;帶著路上吃。二虎不客氣的接過炒米急急忙忙的趕回去。

到了青年點二虎把去牧場放牧的事和知青說了,大家都高興的蹦了起來,大虎抱著二虎說;我們當過牛倌,馬倌,這回我們要當羊倌了。二虎到大隊去開介紹信,沒有想到,一棍差不點把二虎打昏過去。大隊書記說;你們是來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不準外出打工。二虎使勁了渾身的招數和書記軟磨硬泡,書記是死活不答應。二虎回到青年點,大家聽了二虎的話,一個個像霜打的茄子蔫蔫的低著頭。大虎說;我去找村妮,讓她幫我們想想辦法。大虎到了村妮家,把去牧場放羊的事情和村妮說了。村妮說;村里的公章在書記手里我也沒有好辦法了。這時候村妮爸爸說;村妮你去書記家里怎么說,怎么樣做,有可能可以行。村妮提著爸爸多年不舍得喝的兩瓶天山大曲和一小筐雞蛋到了書記家里,和書記說;我爸爸看你每天為社員操練,一直想請你去我家喝酒,看你每天忙村子里的大事也沒有時間,讓我給你送過來,讓你補補身體。書記已經習慣的知道村妮有事情要求他,說;鄉里鄉親的沒有什么,村妮有什么事你說吧,只要我可以辦的保證沒問題。村妮說;現在知青沒有活兒干,還沒有糧食吃,他們在村子里面現在是偷苞米吃,這樣發展下去萬一他們偷雞摸狗怎么辦?他們去牧場還可以帶幾個小隊的年輕社員,這是一舉兩得的事情,讓他們去吧。書記也沒有想到村妮找他開介紹信的事情,可是剛才把弓拉的滿滿的,現在也不能拉屎坐回去。馬上說;不是我不同意他們去,他們去牧場要帶小米,他們現在沒有糧食帶什么去。村妮說;書記真好,替他們全面的考慮,小米的事情讓他們自己解決,不給大隊添麻煩,好嗎?書記說;他們自己可以解決小米,我給他們開介紹信。村妮高興的說;我替他們謝謝書記了,他們掙錢回來給你買酒喝,孝敬你。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