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地老天荒一尾中特:入世修心的隱藏高手,醫術高超知陰陽,以一手高超本領的縱橫都市.....

安徽人民生活 2020-04-04 06:34:02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 第一卷 修心第1章 火車奇遇? ??


火車上,人聲沸騰,雖然不是春運,但是恰好趕到五一勞動節,所以頗具獨特風格的華夏火車上顯得擁擠不堪。雖然不似春運時候那樣擠得人雙腳不著地,但是原本兩個人的位置上坐三個人,也讓人叫苦不堪。

在兩個氣質少婦中間坐著的林煜顯得有些尷尬,原本兩個人的位置現在三個人坐,原本就擁擠,再加上兩側的少婦都是身形微顯豐腴,所以這三個人坐在一起就更加顯得擁擠不堪。

左側的少婦還抱著一個五六歲左右的小男孩,雖然孩子已經這么大了,但是她保養的極好,而她本身正屬于熟透了的年紀,再加上她一襲短衫白裙,粉頸下大片大片的雪白讓自詡為正人君子的林煜時而忍不住側目。

而右側的那位少婦則是一個不安分的主,她時不時的扭動著嬌軀,有意無意的在林煜的身上蹭著,而且還偶爾向林煜拋個媚眼,說些讓任何男人都能想入非非的話,更是讓林煜這種沒正式接觸過女人的小處男身體里有種獸性的沖動。

林煜感覺這一路上都飽受煎熬。

好不容易到了一站,恰好對面有人下車,抱著孩子的少婦挪到了對面,林煜才算是沒有繼續尷尬下去。

“媽媽,我想睡覺?!倍悅嬪俑凈持械暮⒆鈾底盤稍諛蓋椎幕忱錁統臉戀乃?。

少婦拿了一件衣服為孩子遮上,然后換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抱好孩子,盡量讓孩子睡的舒服一點。

“大姐,孩子最近食欲不好吧,看他的臉色干瘦干瘦的,有沒有看醫生?”林煜看了看少婦懷時的孩子,終于忍不住問。

“是啊,經常不吃飯,平時最愛吃的零食也不喜歡吃了,也不知道是為什么,到醫院檢查了之后也一點問題也沒有,醫生說孩子不礙事,我都愁死了?!鄙俑居行┏蠲伎嗔車乃?。

“我懂一點醫術,要不我幫孩子把把脈吧?!繃朱纖?。

“你懂醫術?”對面的少婦雙眼一亮道。

“略懂一點,我師父是一位中醫,他精通醫道,我從小跟著他長大的,所以懂些中醫,如果大姐信得過我的話,我可以幫忙給孩子看看?!繃朱閑Φ?。

“好的,謝謝?!鄙俑拘⌒牡陌押⒆擁氖幟貿隼?,林煜則伸出右手兩根手指,搭在孩子的脈博上細細的診起脈來。

過了幾分鐘,林煜松開了孩子的手腕,他對少婦懷里的孩子身體情況已經了如指常,他好心的建議道。

“孩子有點五氣不暢,陰陽違合,按照西醫的說法就是輕微的厭食癥,現在病情還沒有體現出來,所以問題不大,我建議大姐去找位靠譜點的老中醫,兩劑湯藥或者扎幾針就好,其實我也懂一點中醫,要不我幫孩子扎幾針,幾分鐘就好了?!?/p>

“哦,不用了,不礙事的?!鄙俑玖σ∫⊥?,她不認識林煜,這年頭掛羊頭賣狗肉的人多了去了,林煜年紀太輕了,讓她無法跟白發蒼蒼的老中醫聯系在一起,在說,現在這世道,還有這么好心的人?更何況,兒子只是輕微的厭食,哪有他說的那么玄乎?

“孩子現在的癥狀不顯,但不能再耽擱了,建議還是找老中醫看看吧?!?/p>

見少婦的情緒有些不高,林煜便不在多說了,畢竟他和少婦并不認識,自己如果熱情過度了,反而會讓人疑惑。

“小弟弟懂醫術?”林煜身邊的少婦卻是發話了,她的聲音又嗲又嚅,讓人聽了她的聲音,未看見人,骨頭就先酥了一半。

林煜不自由主的打了一個冷戰,他精通醫道,一眼就看出來右側這名少婦身圓臀大,眼神迷離,一雙丹鳳眼透著隱約的桃花之意,一看就是嚴重的女性荷爾蒙分泌過度者,這也難怪剛才三人坐一起的時候這女人時不時的向自己身上靠。

林煜今年剛剛二十出頭的年紀,雖然跟著師父云游四海,閱歷豐富,但是對這種熟透的少婦卻是敬而遠之,因為他體質特殊,身具六浮絕脈,所以從小體弱多病,最重要的一點是,不到二十二歲,是不能隨便破童身的。

所以雖然身邊的少婦象像熟透的蘋果,讓人有種忍不住去咬一口的沖動,但是他還是不得不敬而遠之。

這些年如果不是跟鬼谷傳人的師父修行道門太玄心經壓制著六浮絕脈,他恐怕連十八歲都活不到,所以盡管心中想入非非,但是還不得不拒絕這女人的好意。

話說間,這少婦向林煜這邊又靠了靠,林煜感覺到右腿一陣柔軟,連忙向外挪了挪,然后壓住身體里獸性沖動,定了定神笑道“略懂一點?!?/p>

“那……你給姐姐看看吧,現在姐姐吃飯不香,睡覺也不好,總覺得身體里少點什么……”

少婦雙眼含情脈脈,看著林煜鮮嫩的模樣,幾乎恨不得撲上來咬一口,這女人閱人無數,又能準確的把握好男人的心理,說的話能掐到男人的心理,就差說出來自己空虛寂寞差男人了。

“還有……我這里難受,你摸摸?!鄙俑咀プ帕朱系氖?,向自己的胸口按去,林煜猝不及防下右手被她捉了過去,林煜感覺自己的鼻孔里有東西流出來,嚇得他連忙抽回了手。

“小弟弟,我這到底怎么了?我感覺很難受,你就幫我看看嘛?!迸嗣難廴縊?,她心中著實有點惱怒,心想老娘暗示的都這么赤裸裸的了,這小子怎么還不明白,一點也不上道。

“中醫講究望聞問切、我從姐姐的身上看不出什么來,所以要把過脈后才知道?!繃朱隙碩ㄉ竦?。

“那好,幫姐姐把把脈吧?!迸誦χ鷓湛?,她的年紀屬于熟透了的年紀,再加上一舉一動都透著風情萬種,這種年齡的女人對男人是通殺的,她伸出細膩的右手,送到了林煜的跟前。

林煜伸出手去搭在她的手腕處,感受著少婦脈象中的變化,而少婦則是用一雙嫵媚的雙眼在林煜身上游走不定,飄忽游移。

片刻以后,林煜收回了手,他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

“怎么,有問題嗎?”看林煜的表情,少婦神色一緊,不自由主的緊張了起來。

“有問題……”林煜皺眉道。

“什么問題?”少婦緊張的問。

“你今年有三十了吧?!?/p>

“有?!?/p>

“那您應該結婚了?!?/p>

“結婚了?!?/p>

“有孩子沒?”

“一個男孩,三歲了?!?/p>

林煜的雙眼越睜越大,他漲紅著臉,終于憋出了最后一個問題“您結過婚,有過孩子,而且現在又懷孕了,那我請問一句……為什么您還是處女?”

“啊……”對面抱孩子的少婦和林煜右側的女人同時傻眼了。


?? 第一卷 修心第2章 你最好測一下? ??


“我老公有那種癖好,所以我……我時不時的做小手術補一下膜?!鄙俑拘呱乃?,緊接著,她像是想起來了什么一樣,急切的問道:“你,你怎么知道我懷孕了,這是真的嗎?”

“你的脈象是滑脈,錯不了的?!繃朱峽隙ǖ乃?,開玩笑,如果身為鬼谷醫道的傳人連喜脈都把不出來,真的對不起林煜這一身醫術。

“不可能,我前不久還來的月經,我的月事一向是很準的,我怎么可能懷孕了?”少婦急急的問。

“有些人,就算是懷孕后也會來一次月經,這是著床后的發生的一種生理反應,用西醫的說法,叫做孕卵植入性出血,根據你的脈象來看,是錯不了的,回頭去醫院確診一下吧,另外,以后那種小手術不要做了,有違天理常倫,對身體也不好?!繃朱系?。

“我……我去檢測一下,我有試紙,我有試紙?!鄙俑舅底歐雋俗約旱陌?,從里面翻找了起來。

只見她包里的東西真的是五花八門……有金毓婷、也有杜蕾斯,看得對面的少婦一陣面紅耳赤,不自由主的對那名少婦反感了起來。

林煜也無奈的搖搖頭,普通人絕對接受不了。

好不容易,女人翻到了一盒試紙,匆匆忙忙的向洗手間里跑了過去。

五分鐘后,女人垂頭喪氣的回來了,一看她的表情,便知道是什么結果,她剛才測試早孕的試紙上呈陽性,是懷孕的征兆,只是她老公出差足足有半年了,這孩子是誰的……她也不清楚。

抱孩子的少婦看向林煜的表情明顯的有了變化,她猶豫著是不是拉下面子讓林煜在幫她看看孩子的情況,畢竟這個年輕人看起來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小弟弟家里是哪里的?”抱孩子的女人和林煜攀開了關系。

“老家是凌陽縣的?!繃朱閑α誦?,他明白少婦的意思,只是她不開口,自己也不會主動去提剛才的事,醫道講究一個緣分,既然你不相信我的醫術,現在又拉不下臉道歉,那沒什么好說的。

“跟我老家是一個地方的,我剛從老家探親回來,凌陽三賢山有一個青山道觀對嗎?”少婦笑道。

其實少婦的氣質非凡,一看就是非富即貴的人,之所以在這里擠火車,那是因為凌陽到江南只有這一趟火車,還沒有飛機航線。

“對,是有一個道觀,以前的名字叫鬼谷醫門,我從小就是在那里長大的?!?/p>

“聽說那所道觀很靈驗,有求必應?!鄙俑疚?。

“信則有,不信則無”林煜笑了笑。

“那你去哪里呢?”少婦又問。

“去江南市吧,我師父說我該入世歷練?!繃朱系?。

少婦正要在細問,就在這個時候,火車上的擴音器里傳出來了女乘務員焦急的聲音。

“各位乘客請注意,十六號車廂有位客人突發急病,希望有懂醫術的朋友前去幫忙看一看?!?/p>

播音報了好幾遍,乘務員的聲音微微顯得有些焦急,看起來這位病人病的不輕,或者說是身份不簡單。

“抱歉,失陪一下?!繃朱險玖似鵠?,他提起身邊的一個隨身攜帶的背包向十六號車廂趕了過去。

十六號車廂是貴賓車廂,這整節車廂都被人包了下來,在通往十六號車廂的門口有兩名身穿黑色西裝的大漢把守著,林煜說明了來意,便被放行了進去。

打開門,一個極大的包廂就展現在了林煜的跟前,這包廂是整整一節車廂,里面的設施極其毫華,里面放著一張單人床,甚至還有一間小型的廚房,室內的陳設極其考究,如果不是車廂比較狹窄,林煜都誤以為自己來到了豪華的總統套間了。

林煜不得不感嘆人與人之間的差別,其他車廂里擠的人山人海的,而這么大這么豪華的地方,竟然只住了一個人。

只見一名二十歲出頭的女孩躺在床上,她雙目緊閉,額頭上的冷汗大顆大顆的落了下來。

剛剛看到女孩的面孔,林煜便呆住了,雖然這些年修行道門太玄心經,讓他早就養成了一幅心如止水的心性,但這女孩的容貌還是讓他感覺到心里翻起一陣波瀾。

雖然她不施粉黛的面容因為病痛而略顯蒼白,但是這非但沒有掩蓋她的氣質,反而讓人有種秀麗之極的視覺,那張面容當真如明珠生暈,美玉瑩光,眉目間隱然有一股宛若清蓮般的孤高,讓人不敢心生褻瀆。

“你是醫生?”一名五十多歲的男人走上來問道。

“懂一點中醫?!繃朱系愕閫返?。

“快去給我家二小姐看看?!蹦腥聳忠換?,從他的語氣中不難看出,他是屬于管家級別的。

有一名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已經比林煜早一步來了,他提著一個行醫箱,拿著血壓計,在為女孩量著血壓。

林煜眉頭一皺,他從女孩的身上感覺到一種氣若游絲的氣息,這女孩看起來病的不輕啊,他不敢耽擱,伸出手搭在女孩另外一只手腕上,細細的為他診起脈來。

“你們小姐的問題不大,可能是有點暈車,休息休息就好了,實在不放心的話我就給她打一針鎮定劑吧?!貝鶻鶿墾劬檔囊繳畔鋁聳種械難辜?。

“不行,她體弱虛寒,脈象虛浮,這是寒癥上身的癥狀,打鎮定劑只會讓她更加痛苦?!繃朱細惺蘢排⒙魷籩械囊煅?,打斷了那名西醫。

“你是醫生嗎?”眼鏡男不悅的瞪了林煜一眼,這小子的話由不是間接說自己的醫術不行嗎?

“懂一點中醫?!繃朱戲畔鋁伺⒌氖?。

“中醫?現在的中醫也能治???那就是迷信,再說,就算是裝江湖郎中騙人,你也要裝得像一點吧,你這么年輕,誰會信你懂中醫?”眼鏡男鄙夷的看著林煜說。

“不準侮辱中醫?!繃朱狹成⑽⒌囊懷?。

“我侮辱了嗎?我說的是實話,誰不知道你們中醫就會弄些神神叨叨的東西來騙人?什么祖傳秘方,什么氣功治病,這不是江湖郎中是什么?我一個堂堂人民醫院的主治醫師,我會出錯?多少人找我看病掛號都掛不上?!毖劬的姓酒鶘砝促瓢戀乃?。

“你是人民醫院的醫生?”一邊的管家發話了。

“是的,我叫石安寧,你們聽說過人民醫院的石快手吧,那就是我?!毖劬的刑崞鹱約旱拇潞?,不自由主的挺了挺腰,仿佛他的形象在那一瞬間高大了起來。

“我是聽說過,你比較擅長心腦血管方面的病,那就趕快為我們家小姐打鎮定劑吧,治好了,我們陳家會有重謝的?!憊薌宜?。

“陳家,哪個陳家?”石安寧微微一愣問。

“當然是江南陳家,你沒有聽說過?”管家皺眉道。


? ?第一卷 修心第3章 陳家? ??


“陳……陳家?這是陳家大小姐?”石安寧吃了一驚,做為一個江南市的人,他不可能沒有聽說過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的陳家,陳家資產數千億,是江南四大家族之首,擁有的背景讓人無法想象。

“不然還有哪個陳家?如果小姐沒事,我會向你們醫院領導交待一下?!憊薌業乃?。

“謝謝,謝謝了,我一定會盡力的?!筆材笙?,管家的意思已經不言而喻,想陳家是什么身份,只要一句話,他就有可能從普通主治升到主任醫師,這可是少了好幾年的苦熬啊。

他從一邊的金屬行醫箱里取出一支鎮定劑,一邊用注射器抽一邊說“小姐只是旅途勞累罷了,不礙事的,睡一覺就好了?!?/p>

“慢著,你們小姐現在屬于五行失調的癥狀,應該是因為隱疾引起來的,不能隨便注射鎮定劑,這樣只會讓她的病情越來越嚴重?!繃朱狹棺×慫?。

“你懂什么?你一個江湖郎中,也懂西醫?一邊去,別礙著我給陳家小姐治病?!筆材牧成下凍鲆凰褲撐?。

陳家小姐的身體沒有一點問題,估計就是累了,這么好的巴結陳家的機會怎么能輕易錯過?這小子是想斷自己的財路啊。

“這位小兄弟,多謝你能來為小姐治病了,不過我們家小姐問題不大,不勞你費心了,送客?!憊薌業拿紀芬恢?,他明顯的感覺到林煜不靠譜。

他年輕輕的,能懂多少中醫?偏偏又是一口陰陽五行那些神神叨叨的東西,如果他是位老中醫,他的話或許有說服力,但是話從他一個小年輕的嘴里說出來,就有些讓人難以信服了。

“可是……”林煜還想說什么,兩名鐵塔一樣的大漢檔在了他的跟前,讓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雖然師父說過,醫道遵循緣分,對方不讓你醫,不相信你的醫術,那是你和病人的緣分沒到,但是林煜還是感覺到有些惋惜。

“你們小姐以前有過隱疾吧,每次病發的時候,手腳不能動,不能說話,就像是植物人一樣,而且這病有一個特點,每逢本命年生日那天就犯,看她的年紀,之前應該已經犯過一次了吧,這次的癥狀跟她的隱疾有關,鎮定劑,只會讓她的病更嚴重,所以……你們好自為之?!?/p>

“另外,石醫生,你是醫生,醫生的職責是治好病人,而不應該有功利之心,你有多少把握,你自己心里清楚?!?/p>

說完了這句話,林煜轉身便要離開。

而那名管家的神色一變,吃驚的看著轉身離開的林煜。

“小子,你敢詛咒我們小姐有???”一名保鏢說著就向林煜的腦袋上拍去。

林煜心中一凜,這名保鏢是受過專業訓練的,他這一巴掌雖然不致命,但是下手也絕對不輕,不由心中怒火叢生,就算是我說錯話,你也不用下這么重的手吧。

正在向前走的林煜像是身后長了眼睛一樣,右手向后一翻,緊緊的握住了大漢的手,然后雙手一絞,保鏢的雙手就被結結實實的控制在他雙臂間。

保鏢猛的一抽手,林煜的身子卻像是釘在地上一樣紋絲不動,他這一抽竟然沒有抽回。

“哪里來的小子,竟然敢在這里撒野?!繃磽庖幻o諞簧梁?,一米八的個子猛的向前撲來,雙手向前,就要把林煜制在當場。

林煜氣息一吐,雙臂向前一震,制在他手中的保鏢不自由主的向后退出了三四米遠,林煜震出他之后迎著第二名保鏢而去,他呼的一聲揮出右拳,右掌半握,快速的擊在了第二名保鏢的助間。

第二名保鏢一聲悶哼,他感覺自己的肋骨像是被撞裂了一般,踉蹌著向后退出五六步,這才站定了身形,但是他的肋下又酸又疼,一點力道也施不上來了。

“你……你什么態度,你敢動手打人?”石安寧結結巴巴的說。

“是他們先動手的,我只是自衛而已,難道我打你,你會把自己的臉送上來讓我抽嗎?”林煜冷笑一聲,轉身揚長而去。

“林伯,我叫人去把那小子抓來去?!幣幻o誄遼?。

“不用,這年輕人沒那么簡單,先看看小姐的情況再說吧,你們注意下他在哪個車廂?!繃植醋帕朱俠肟納磧?,若有所思的說。

片刻以后,石安寧為陳家千金注射了鎮定劑,陳家千金緊鎖著的眉頭果然松了下來,石安寧這才松了一口氣,畢竟這是陳家的千金,給她看病很有壓力,不過沒事了就好。

看到病床上的女孩眉頭舒緩了下來,管家也松了一口氣,對石安寧的態度也客氣了起來:“石醫生真的是妙手回春,回頭我到醫院給你們院長交待一下?!?/p>

“多謝了,陳小姐的病情絕對沒有問題?!筆材行┦艸樅艟乃?,他的心里有種抑制不住的喜悅。

雖然跟前的人不過是陳家的一個下人,但是以陳家的家世,絕對能跟他們的院長說上話,只要在他們院長面前稍稍提下,他就是大功一件,回去后至少混個副主任醫師沒問題。

他仿佛看到了無數的紅包向他飛來,也看到了無數個水靈靈的小護士等著他去潛規則。

就在這個時候,病床上的女孩呼吸突然粗重了起來,只見她雙眼猛的睜開,雙手按住胸口,喉嚨里發出粗重的痰音,就好像是無法呼吸一樣。

“小姐,你怎么了?”管家不由得吃了一驚,他轉身向石安寧吼道“去,看看小姐怎么回事?!?/p>

石安寧也嚇了一跳,他剛才明膽診斷出陳家小姐是因為休息不足造成的,根本沒有什么大問題,為什么突然變成這樣子了,于是連忙拿出聽診器上前去檢查。

聽診器一聽,石安寧不由得吃了一驚,病床上的女孩心跳加速,已經到達了一個臨界點,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

“怎么樣了,說?”管家一看到石安寧的臉色,就知道事情不對頭了,他臉色一變。

“小姐……小姐的心臟跳動的厲害,我……我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沒理由這樣啊?!筆材嶠嵐桶偷乃?。

“馬上給我想辦法,如果我家小姐身體有個什么三長兩短,我要你的命?!憊薌液鵲饋?/p>

“我,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陳小姐明明就是睡眠不好,沒理由這樣的?!?/p>

石安寧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的發黑,如果陳家小姐真的有個什么三長兩短,他有幾條命也不夠玩的,要知道陳家在江南的影響力是非常巨大的,江南四大家族之首,家族的嫡系布滿江南政商兩界,分分鐘都能玩死他。

“快……快去請剛才那年輕人回來,態度好一點?!繃植獠畔嘈帕朱先肥滌脅環倉?,不由高聲對幾名保鏢吩咐道。


?? 第一卷 修心第4章 江南? ??


回到了坐位上,那名抱孩子的少婦關切的問道:“怎么樣,病人沒事吧?!?/p>

“不知道,應該沒事吧,快到站了?!繃朱閑α誦?,對于剛才的事情,只字不提。

“快了,你到江南市后有什么打算嗎?”少婦問道。

“找我師父的一個朋友,他在人民醫院,他會幫我安排到醫院工作的?!繃朱閑Φ?。

“哦,那還好,到江南有落腳的地方嗎?”

“暫時還沒有,不過我從小跟師父云游習慣了,五湖四海大部分地方都去過,找個休息的地方還是有的?!繃朱系?。

“哦,那就好?!鄙俑鏡愕閫?,她看了看懷里的孩子,雖然擔心,但是她還是拉不下臉去請林煜幫她的孩子看病,只好猶豫了一下又說“我姓連,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在江南市有什么事情,可以給我打電話,你叫什么名字?”

少婦說著遞上來了一張名片,林煜接過來看了看,只見上面印著“連雪萍”,三個字。

“謝謝了,我叫林煜?!繃朱銜⑽⒁恍?,收好了名片。

江南市終于到了,這個華夏境內排得上號的城市絕逼是一個風騷的大都市,隨著火車擴音器上播音員甜美的聲音,林煜站起身來,活動了一下身體,坐了幾個小時的火車,感覺血脈都微微有些不暢。

火車緩緩的停了下來,到站的人陸續從車上走下來,林煜回頭看了一下貴賓包廂的方向,猶豫了一下,取出自己的背包,從包里拿出一個紫檀木盒子,找到了一名乘務員。

“小姐,如果等會兒見到貴賓包房里的人,請把這個交給他,里面的東西,關系到他們小姐的健康?!繃朱媳咚當甙咽種械淖咸茨競兇詠桓順宋裨?。

乘務員微微的一愣,本能的要拒絕,但是看到林煜那溫和的笑容,就不自由主的點點頭,接下了他手中的盒子。

林煜這才轉過身來,跟著下車的人流走下汽車,那名女乘務員有些癡迷的看著他的背影,低低的說了一聲“真帥?!?/p>

林煜剛剛隨著人群走下火車,剛和他交過手的幾名保鏢就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一看到空空如也的坐位,兩名保鏢傻眼了,一名保鏢攔住那名乘務員叫道:“剛剛坐在這個坐位上的人什么時候走的?”

“你說那個帥哥嗎?他剛下車,對了,你們是貴賓包廂的客人嗎?他讓我把這個交給你們?!?/p>

乘務員微微一愣,隨即想起來剛剛下車的林煜,她對這個帥氣的年輕人印象比較深,隨即想起來林煜之前的吩咐,就拿出了那個紫檀木小盒交給了兩名保鏢。

貴賓包廂中,林伯打開了那個紫檀木小盒,只見里面有一顆褐色的中成藥丸,這顆藥丸圓潤油亮,看起來極其漂亮,剛剛打開盒子,滿室生香,那種淡淡的好像是麝香的味道充滿了整個車廂。

在里面還有一張白紙,上面寫著:“一碗水調和,讓病人服下,臥床休息三日便可?!?/p>

“來人,倒一碗水去?!繃植丫隙肆朱鮮俏皇勞飧呷?,當機立斷的讓人取過來一碗水。

取過水之后,林伯把手中的藥丸投入水中,這顆原本有花生大小的藥丸遇水即融,碗中的水顏色由無色漸漸的變成褐色,顏色越來越濃,最后竟然化成了大半碗中藥湯劑一樣的東西。

“扶起小姐來,讓小姐服下?!繃植俗潘愿賴?,兩名保鏢連忙扶起來床上那位女孩,林伯端著水走了過來。

“先生,不能讓她喝啊,這藥來歷不明,如果讓小姐喝下去,可能問題更加嚴重的,我是人民醫院有名的快手,我會把小姐治好的,只要送小姐去醫院……我有辦法的?!筆材飼榭霾揮傻靡換?,在一邊大叫了起來。

“趕出去?!繃植淅淶目戳聳材謊?,一名保鏢馬上走過來,像是抓小雞一樣的把石安寧丟到車廂外面去了。

那名保鏢拍拍手,冷冷的說道:“你這個半吊子醫生,如果小姐有什么意外,你就等著死吧?!?/p>

說完這句話,保鏢轉身回到了包廂,并重重的把門給關上了。

石安寧只覺得兩腿一軟,差點跪倒在地上,欲哭無淚,原本垂手可得的功勞,就這樣白白的丟了,而且還引起了陳家的不滿,如果陳家真的跟他計較,他就完了,可是他不明白的是,陳家千金,明明就是水土不服,睡眠不足引起的癥狀,怎么會突然嚴重了呢?

服下林煜的藥之后,病床上的女孩臉色漸漸的變了紅潤了起來,過了一會緩緩的睜開眼睛。

“林伯,到了沒有?我怎么感覺很累啊?!迸⒌納粲行┬槿?。

“筠竹小姐,你有點不舒服,剛剛服下藥,下一站我們就下車了,您好好休息就沒事了?!繃植參康?。

陳筠竹微微的點點頭,她緩緩的閉上雙眼,一陣困意襲來,片刻便進入了夢鄉。

林伯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然后為她蓋好被子,向兩名保鏢吩咐道:“小姐整天忙于工作和學習,好久沒有休息了,公司有什么事情由我處理,不要打擾她?!?/p>

江南自古富饒,風景秀麗,是人人都為之向往的世外桃源,雖然早些年隨師父云游,去過不少的地方,但是江南之地,還是第一次踏足,江南是著名的旅游城市,下了火車以后,呼吸著這里的空氣,讓林煜的精神都不由為之一振,順著人流,走出了火車站。

看看時間,天色已經晚了,林煜找了一家旅館住下,明天再做打算,車站附近的旅館,向來是以價格貴、環境差、服務惡劣出名的。

但是林煜曾隨師父游歷紅塵,到過的地方多了去了,條件比這里差的也多了去了,所以他習慣了旅館簡陋的條件,躺在床上,他的眼前不由得浮出臨走時師父對他的交待來。

因他自身經絡屬于六浮絕脈,這種脈象需要歷經三劫六關,自古身具六浮絕脈的人,活下去的機率并不大。

所以自幼就被生身父母拋棄,是師父在道觀撿到他,用無上醫學以及道家冥想之法為他續命,在他六歲的時候,開始傳他道門太玄心經,所以他才得以保命。

三關六劫,他都熬了下來,現在僅有最后一道生死劫還未經歷,師父說緣法自然,讓他入世來尋求生存之道,于是他便有了這趟江南之行。

既然找好了落腳處,林煜打算到四處逛逛,于是翻身起來,吃了些東西,便四處逛了起來。

在一處偏僻的小巷子里,三個染著黃發,身穿背心,手臂上紋著紋身的猥瑣男人把一個女孩圍在正中央,女孩一襲長裙,甜美的表情透露著一絲驚恐“我都說了我只有這么點了,真的沒錢了,你們還想干什么?”

未完待續...



點擊“閱讀原文”閱讀后續精彩情節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