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全网最准一尾中特平:石錘!長江學者沈某剽竊他人學術著作

廣州性別中心 2020-02-06 12:06:38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在學術和文化領域,剽竊等同搶劫,(兩者)都是拿走別人的財產。如果你(從他人的作品里)摘出一 、兩個措辭得當的短語,把它們放進你自己的作品,既不歸功于作者,也不使用引號,或者,你居然用別人的出色的觀點去證明自己是天才,你犯下了知識偷盜罪。你將受懲?;蚴芐呷?,或兩者兼得?!?/span>

——(摘引自中國政法大學方流芳先生《學術剽竊和法律內外的對策》)?


教育部長江學者、南京大學語言學系前系主任沈陽教授曾編著過《語言學常識十五講》一書,該書于2005年由北京大學出版社刊印,曾經入選2006年度北京市高等教育精品教材,出版社(封底)對此書的介紹是“以通俗易懂的語言介紹了語言學常識,全書內容包括人類獨有的特性、研究語言的科學、研究語言的物質載體、語言的書寫符號、語言的建筑材料、語言的結構規則、語言的表達內容等”,在書的后記中,沈陽稱“有人建議我……或者不妨請我的博士生、碩士生分工代筆,但是我覺得這樣做,除了有東拼西湊、敷衍了事之嫌,也似乎是對編委會、對‘十五講’這個品牌,對學生和讀者,也包括對本書作者自己,不負責任。所以我還是自己斷斷續續地利用寒暑假的時間和在國外訪問任教期間的空隙,一節一節地‘磨’,一講一講地‘蹭’”。


按照沈陽教授的說法,這本書是他獨立編寫、潛心打磨而成的著作。這部書出版以后,在社會上產生了一定影響,被一些院校列為“語言學概論”類課程的教材,有人對該書做出完全正面的評價,認為此書“讓不懂語言學的人也能看明白”(《全國新書目》2006年第5期)。


然而,我們只經過初步核對就發現,沈陽的《語言學常識十五講》中存在赤裸裸的學術剽竊。具體地說,該書部分章節剽竊自華東師范大學胡范鑄教授本科二年級就完成的學術抗鼎之作《幽默語言學》(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7年)。

首先界定什么是剽竊,這里需要科普一點版權法知識:


我國最早的1990年頒布的《著作權法》第46條第一款中,將“剽竊、抄襲他人作品”作為侵犯著作權的方式,而在2001年修訂時,就刪除了“抄襲、”,只采用“剽竊”。也就是說,我國現在把將他人作品的全部或者一部分直接或者略加修改后以自己名義發表的行為,標準的定義就是“剽竊”。


《著作權法》(2001年版)第四十六條規定,“剽竊他人作品”是法定的侵犯他人著作權侵權行為,需要承擔民事責任。現在施行的2010年版《著作權法》第四十七條保留了同樣的表述。


國家版權局1999年在《關于如何認定抄襲行為給青島市版權局的回復》中定義:“著作權法所稱抄襲、剽竊,是同一個概念,指將他人作品或者作品的片段竊為己有”,為國內司法界完全采用。


沈陽在《語言學常識十五講》后記中聲稱,自己這部著作是自己多年辛勤打磨而成,并非“東拼西湊”,為了保證書的學術質量,出版時間比計劃推遲兩年。


然而根據比對,《語言學常識十五講》(以下稱沈陽(2005))第13講第3節“文學寫作中的幽默律”與胡范鑄《幽默語言學》(以下稱胡范鑄(1987))第三章“深層與表層:幽默話語的結構”存在很多雷同之處。包括以下方面:


(一)術語、思路和框架:


胡范鑄(1987:111)第三章第二節提到,有七種修辭手段與幽默相關,分別是:岔斷型(111頁);倒置型(133頁);轉移型(140頁);干涉型(162頁);降格型(182頁);升格型(195頁);其他(200頁)。


沈陽(2005:392)第十三講第3節認為幽默的修辭手法有五種:岔斷(392頁);倒置(393頁);轉移(394頁);干涉(394頁);降格(395頁)。


兩本書都討論了幽默的修辭手段,其中有五種術語名目重合。認定《語言學常識十五講》剽竊的根據是:1、《幽默語言學》是國內最早出版的、專門研究幽默語言的著作(張弓的《現代漢語修辭學》(1963年)雖然早就關注幽默語言現象,但所占篇幅很??;2、《幽默語言學》是國內最早用“岔斷、倒置、轉移、干涉、降格、升格”等修辭格分析幽默語言的著作,宗廷虎(1989)認為本書是一本開拓性的著作(參見《語言運用理論領域的新開拓—評胡范鑄<幽默語言學>》,《當代修辭學》1989年第3期);3、《幽默語言學》出版后,國內其他研究修辭語用的著作,在分析幽默用語時,都會參考引用這部書,北京大學中文系索振羽教授《語用學教程》(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4.3.2.2.2節“創造和理解幽默的六條準則”有:岔斷次準則、倒置次準則、轉移次準則、干涉次準則、降格次準則、升格次準則,索振羽承認觀點來自胡范鑄(1987/1991),在書后將《幽默語言學》列為參考文獻;4、《語言學常識十五講》相關章節所用的名稱術語與《幽默語言學》完全相同,但是書后166種參考文獻中,卻沒有《幽默語言學》。


(二)敘述說明文字:


2.1 概念界定


A. 胡范鑄(1987:111)對“岔斷型”的界定是:“言語之邏輯發展突然中斷,心理期待猛地撲空,隨之又滑到一個并非預期,然而又非毫不相關的終點。造成一種恍然大悟式地‘笑’”。


沈陽(2005:392)對“岔斷”的界定是:“言語表達的邏輯突然中斷,聽者原本的心理期待落空,而隨之得到的是一個不是預期,但又并非毫不相關的結果。于是產生一種恍然大悟式地笑?!?/span>


這里大部分抄襲了胡范鑄的定義,只是個別字詞有修改。


B. 胡范鑄(1987:133)對“倒置型”的界定是“在語流中,先肯定A,隨之在與前面相近的語言形式中‘裝’入新的內容,變成否定A,造成類似‘賊被偷’情景的語義邏輯發展方向之顛倒”。


沈陽(2005:393)對“倒置”的界定是:“就是先肯定前一句,再通過與前一句相近的語言形式否定前一句,取得的也是與心理期待相反的結果。有人把這種手法取得的表達效果叫‘賊被偷’”。

這一段對胡范鑄(1987)有改寫,意思近似,完全雷同的文字不多。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賊被偷”,本來胡范鑄(1987)用“賊被偷”是舉例子,這句話沒有任何特殊的文化或學術內涵,胡范鑄意思是“賊被偷”是一種違背常識的情景,用這句話的表達效果印證“倒置”修辭。然而,沈陽的書中認為“賊被偷”是一種修辭格,是專門術語,所以剽竊之后給他賦予錯誤含義。這一點足以說明沈陽對于這部分內容不太了解,無法判斷,直接抄來用錯。


C、胡范鑄(1987:182)對“降格型”的界定:混淆崇高和鄙俗、莊嚴和油滑、精神和身體……使崇高者鄙俗化、莊嚴者油滑化……而比較明顯地因“降格”而生幽默可笑之感的修辭手段主要是:比喻、較物、比擬、借代、綽號、夸張等。


沈陽(2005:395)對“降格”的界定:就是把本來用于描寫好的事物的修辭手法故意用在壞的方面。比如前面討論的修辭格中的“比喻”、“比擬”、“借代”、“夸張”一般都是用來表現積極的意義。

在這里,沈陽將“降格”做了一定程度的概括,但是對于與“降格”有關的修辭手法,仍然完全沿襲胡范鑄(1987)。


D. 胡范鑄(1987:166)對“閃避”的界定和舉例是:則是……以非??矸撼橄?、模糊不清的語義來回答具體需解釋的問題。如陜北老漢回答匪軍的“毛澤東在哪里”的拷問時,昂然回答“毛主席在陜北”。雷鋒在為大嫂做了好事,大嫂問“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個單位的?”時,俏皮地回答“我叫解放軍,就住在中國”都是這樣。

沈陽(2005)也寫道:“此外還有一種情況就是‘閃避’,即用非常模糊寬泛的回答而實際卻沒有回答對方的問題。如陜北老回答國民黨軍隊的‘毛澤東在哪里’的拷問時,回答說‘毛主席在陜北’。雷鋒為大嫂做了好事以后,大嫂問‘你叫什么名字?是哪個單位的?’,雷鋒俏皮地回答‘我叫解放軍,就住在中國’。


2.2 分析作品的段落

文字表述重合部分:


A.胡范鑄(1987:115)分析王蒙《雜色》時說:


前面三“任”(郊區中學教員……郊區小學教員……市區小學教員)都是在通常意義上的任職,末尾一“任”卻“跌”倒了一個毫不正常卻確實如此的職務,——“老牌牛鬼蛇神”,言語的可笑凸顯了事理的荒唐。


沈陽(2005:392)分析王蒙《雜色》時說:這段話中前面說的都是在通常意義上的任職,但最后被“揪出”,成了“牛鬼蛇蛇”,卻還是用一個“任”字,這種言語的可笑恰恰凸顯了事理的荒唐。


B.胡范鑄(1987:135)分析趙樹理《三里灣》說:


“湯面”是“有湯的面”,而“面湯”只是“下面的湯”;二者在價值和充饑之功效上亦不可等而同之,它們所表現的慷慨與吝嗇的兩種態度更是針鋒相對的。

沈陽(2005:393)同樣分析《三里灣》時說:雖然字數一樣,只是把“湯面”改說成“面湯”;但二者在價值和充饑之功效上顯然不可等同視之,兩句話所表現的慷慨與吝嗇的區別也就活靈活現了。

如果說某個術語雷同,還可以狡辯說是采納學術界的成果、常識,但是,就連這么極具個性的文學作品分析鑒賞,沈陽(2005)都和胡范鑄(1987)有雷同之處,那么是很難用巧合或是共享學術常識來推托的。


2.3 論證觀點、解釋術語時的舉例


1、胡范鑄(1987:111)證明“岔斷型”的例子:韓少功《爸爸爸》、王蒙《雜色》、 《紅樓夢》鳳姐對白“依我說,老祖宗也乏了,咱們也該‘聾子放炮仗—散了’罷?”、錢鐘書《圍城》、劉迪云《閑翁居春秋》、魯迅《關于翻譯的通訊》、《論睜了眼看》。


沈陽(2005:392-293)證明“岔斷”的例子:王蒙《雜色》、 《紅樓夢》鳳姐對白“依我說,老祖宗也乏了,咱們也該‘聾子放炮仗—散了’罷?”、劉迪云《閑翁居春秋》、


2、胡范鑄(1987)“倒置型”的例子:錢鐘書《圍城》、《貓》、趙樹理《三里灣》、王蒙《高原的風》、魯迅《逃的辯護》、老舍《茶館》、吳蒙《詩句的次序》


沈陽(2005)“倒置”的例子:錢鐘書《圍城》、趙樹理《三里灣》、魯迅《逃的辯護》。


3、胡范鑄(1987:140)轉移型”例子:老舍《龍須溝》、魯迅《紀念劉和珍君》、張天翼《包氏父子》、丁玲《太陽照在桑干河上》、曹雪芹《紅樓夢》、魯迅《理水》……


沈陽(2005:393)“轉移型”例子:老舍《龍須溝》、魯迅《紀念劉和珍君》、張天翼《包氏父子》


4、胡范鑄(1987:166)“干涉型”例子:魯迅《戰士與蒼蠅》、《文學與出汗》、程世爵《笑林廣記》、魯迅《理水》、侯寶林《陰陽五行》……


沈陽(2005:395)“干涉型”例證子:魯迅《戰士與蒼蠅》、《文學與出汗》、程世爵《笑林廣記》。


兩部著作在名詞術語上如果偶有重合,還可以說是因為這些術語術語學術常識,但是,舉例有大量重合,這就很難說不涉及剽竊。


在這里不妨再做一個對比:北大語言學前輩索振羽先生《語用學教程》(北京大學出版社,2000年)4.3.2.2.2節,“創造和理解幽默的六條準則”:岔斷次準則、倒置次準則、轉移次準則、干涉次準則、降格次準則、升格次準則,這些說法與胡范鑄(1987)重合。但是,索振羽《語用學教程》的例子卻是先生自己搜集、獨立作分析的,包括:趙樹理《小二黑結婚》、王蒙《說客盈門》、相聲《一貫道》、相聲《五支筆》、相聲《夜行記》、張天民《院士》、魯迅《阿Q正傳》、錢鐘書《圍城》、小楂《最初的流行》。


索振羽(2000)和胡范鑄(1987)相比,舉例只有《圍城》重合,而沈陽(2005)和胡范鑄(1987)重合的例子有18條,這是讓人震驚的,絕不可能用巧合、共識來解釋。


胡范鑄教授是國內很有影響的修辭學專家,他的《幽默語言學》是國內出版最早、最重要的幽默語言研究成果,也是后來這一分支領域論著的必引書目。此外,我們對比國內同類著作(如鄭遠漢《幽默語言》,中國社科出版社,1996年),發現胡范鑄《幽默語言學》這部書,在術語、引例、分析說明等方面都極具原創性、獨特性,因此,《語言學常識十五講》和《幽默語言學》內容重合,卻不注明出處,這不僅僅是學術不端應受道德指責的事情,而應當向被剽竊者胡范鑄教授承擔侵權法律責任??!


教育部社會科學委員會《高等學校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學術規范(試行)》,在第三條“學術引文規范”中強調:“引文應以原始文獻和第一手資料為原則。凡引用他人觀點、方案、資料、數據等,無論曾否發表,無論是紙質或電子版,均應詳加注釋。凡轉引文獻資料,應如實說明……偽注,偽造、篡改文獻和數據等,均屬學術不端行為?!?/span>


并且,“不得以任何方式抄襲、剽竊或侵吞他人學術成果”。

?

———————————————————————————————

注:中國政法大學方流芳先生《學術剽竊和法律內外的對策》載于《中國法學》雜志2006年第5期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