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风铃财富一尾中特平:不用手機的女孩,結局會是怎樣!?

一起神回復 2019-06-04 00:21:56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配圖
朝圣者

若我來世復為人身,請護持我,讓我遠離心魔永遠是個善良的人

文| 大冰 本期主編| 莫莫

喜歡本文的記得轉發和收藏

她是我認識的唯一一個不肯用手機的女孩。


從2003年到2013年,從拉薩到麗江,我再沒遇見過她這樣的女孩。


1、背起手鼓去珠峰


初次見她是在蝸牛的酒吧,我喝多了青稞酒,去討白開水。拉薩晚秋的夜已經很涼了,她依然穿著很單薄的衣服,酷酷地抽著大前門。錫紙燙過的頭發,包頭的線帽,長得象極了瞿穎。那時候開往拉薩的火車還未開通,混在拉薩的女孩子們還都像是爺們兒一樣的,一水兒的登山鞋。她卻穿著帶跟兒的小皮靴子,看起來很神氣。


不熟,沒怎么說話,一起坐在吧臺邊吸溜著喝白開水。蝸牛裹著毯子在吧臺里吸溜,我抄著手趴在吧臺上吸溜,她背靠吧臺雙手捧著大杯子吸溜。三個人用此起彼伏的吸溜聲來打發午夜時間。


第二次遇見她是在藏醫院路口。她給一個英國作家當臨時翻譯,滿世界采訪混在拉薩的人們。她沖我抿著嘴笑,抬起手做了個喝水的姿勢。


我說:“唉,那個誰,留個手機號碼給我,回頭一起吃飯?!?/p>


她扭頭和那個英國作家說:“你看,我還是蠻有市場的”。那個穿著雪白襯衫的威爾士女人挑剔地打量了我一眼,矜持地歪了一下頭,算是打招呼。


我心說你丫矜持個蛋啊,我又不是要請你吃飯,你腰那么粗,和頭小牛似的……


我和她說:“快點快點,手機號給我。你的老板快要拿大藍眼珠子瞪死我了?!?/p>


她跟我說:“抱歉啦,我沒有手機也不用手機,要不然你把你的手機送給我?!?/p>


我舍不得我的手機,那個愛立信大鯊魚是我唯一的家用電器,于是我就很沒臉地走開了。


已經是入夜光景了,那段時間治安很差有人被打劫。走之前,我把隨身帶的英吉沙短刀借給了她,也沒怎么多話,只是叮囑了她,這個點兒有幾條巷子最好別去。


天地良心我真沒有想泡她的意思,就是想和她這樣漂漂亮亮的小姑娘聊聊天扯扯淡吃吃飯什么的而已。我那時候是個五講四美文明禮貌又單純又感性還很隨和的文藝小青年兒。


第三次見面是一周以后,她半夜來我的酒吧聽歌。進門就窩進卡墊兒里,木木呆呆地一個人出神。我唱了一會兒歌,抬頭看她不知道從哪兒掏出一瓶酒開始喝酒。她失魂落魄,看也沒看我一眼,所以我也沒管她,繼續唱我的歌。我唱了一首鄭智化的《冬天怎么過》,唱完了以后瞅瞅她,她縮成一團靠在卡墊上,低著頭,一點聲音也不出,像睡著了一樣。


我走過去戳戳她,發現淚水浸濕了她整個膝蓋。她原來在安靜地,嘩嘩地流眼淚。


這是怎么個情況?這首《冬季怎么過》,沒什么毛病啊,怎么就把人家給惹哭了???這可如何是好。


冬季怎么過

在心里生把火

冬季怎么過

單身的被窩

冬季來臨的時候

我總是想到我

明天是否依然

一個人生活

……


我蹲下來,說:“這個季節來混拉薩的誰沒點兒故事,不管你有多坎坷,也沒必要讓別人看到你哭成這個熊樣兒哦?!?/p>


……我覺著我挺會說話的一個人啊,怎么話一說完就把人家整哭了呢。


我想逗逗她,讓她笑一下,別哭出個高原反應什么的最后死在我酒吧,就用話劇腔說:“朱麗葉,在秋天是沒人會幫你擦去冬天的眼淚的?!?/p>


她埋著頭說:“嗯嗯嗯……”


她上氣不接下氣地說:“就是有一點小難受,慢慢就好了呢……你陪我出去走走吧?!?/p>


我回頭看看酒吧里,一桌北歐窮老外已經徹底喝大了,頭對頭趴在桌子上淌口水,一桌是兩個老房子著火的中年背包客,四目相對濃情蜜意呢喃不休,完全沉浸在二人世界。


我說:“好吧,我挺樂意陪你出去走走的,但你要把眼淚抹抹鼻子擤擤,不然一會兒出去了別人還以為我怎么招你了似的?!?/p>


我一邊忙活著穿外套一邊問她:“說吧,咱們去哪兒?”


我琢磨著公賬不能動,但錢包里還有50多塊,要不然就出次血帶她去宇拓路吃個烤羊蹄兒吧。不是有位哲人說過這么一句格言么:女人難過的時候,要不帶她逛逛街買買東西,要不就喂她吃點兒食兒。反正看她這小細胳膊小細腰也吃不了多少……


她淚汪汪抬起頭,說:“……去個比拉薩再遠一點的地方?!?/p>


我一下子就樂了。


怎么個意思這是?演偶像劇呢?


我說好??!我隨手在身后的絲綢大藏區地圖上一點,說:“您覺著去這兒怎么樣?”我回頭順著手臂一看,手指點著的地方是喜馬拉雅山的珠穆朗瑪峰。


她目光渺茫地看著地圖上那一點,然后點點頭說:“走”。


那就走唄。


她用力裹緊衣服,推開門走進拉薩深秋明亮的午夜。


我把手鼓背起來,想了想又放下了……最后還是背著出門了。


……


一個半小時后,我開始后悔。


這時,我們已經橫穿出了拉薩城,沿著河谷走在國道上了。拉薩城的燈火早已被拋到了身后,眼前只有黑漆漆的山和一條被月光照得發白發光的路,河一樣地綿延曲折沒有盡頭。


我心想壞了,看來這小姑娘是玩兒真的。然后我開始心痛那兩桌注定跑單的客人。早知道就該先收錢再上酒,那桌北歐退伍兵指定是要在酒吧睡到天亮了,保不齊明天睡醒了以后他們就會自己跑到吧臺自己開酒胡喝……我唯一那瓶為了撐門面才擺出來的瓷瓶派斯頓金色禮炮威士忌肯定保不住了,還有我自己都沒舍得吃的新疆大葡萄干,都他媽便宜那幫維京海盜了……


不一會兒天就亮了,我實在是累了,賴在路邊呼哧呼哧喘粗氣。


開始,有一輛輛車路過我們身邊,卷起一陣陣汽油味的風。我又冷又餓,掏了半天褲兜掏出來一塊兒阿爾卑斯奶糖,立馬飛快地偷偷塞進嘴里。一抬頭,她沒人事兒一樣默默站在旁邊看著我。


我瞅著她的鞋,說:“哎呦,厲害啊你,穿個小靴子還能走這么遠。你屬藏羚羊的啊你?!?/p>


我逗她,她也不接茬,只是拿鞋尖踢地上的石子,踢了一會兒自己跑到路邊兒,伸出一只胳膊開始攔順風車。她有個美麗的背影,修長的腿,纖細的脖頸和腰,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我嚼著糖看著她攔車,心說厲害啊,技術嫻熟經驗老道,看來是個攔順風車的老手。


沒過一會兒,我們搭上了一輛開向后藏方向的中巴車??檔氖遣刈迦?,滿車都是藏族人。我擠在一個老人家旁邊,老人家一身的羊肉味,和所有的藏族老人一樣,不停轉著手里那個長經筒。車每次一轉彎,她手里轉經筒的墜子就狠狠扇在我腮幫子上,我給扇急了,又不好和老人家發火,只好每被扇一次就大喊一聲:丹瑪澤左(丹瑪澤左是呼神護衛佑持的意思)。


我每喊一次,老人家就笑笑地看我一眼,后來還伸過一只手來摸摸我的臉,說:“哦,好孩子?!?/p>


她這時終于有了一點兒笑容,她往旁邊挪了挪,給我讓出點兒躲避流星錘的空間。我緊貼著她坐著,心說這姑娘怎么這么瘦,隔著衣服都感覺骨頭硌人。我想起一件事情,我問她:“你叫什么名字?”


她玩兒著手指,說別問了,問了我也不說。


我說,好吧。過了一會兒,我問她:“你小名兒叫什么?”


她說:“我說了,別問了?!?/p>


她左右望望,然后把目光放在了車外。


我說:“OK,我不問了……那您老人家怎么稱呼?!?/p>


她惡狠狠地嘆了一口氣……


旁邊的老人家笑笑地搖著轉經筒,我腆著臉搭訕。我說:“阿尼,名熱卡?”(老人家您怎么稱呼?)


老人家示意我等一下再說話,然后很神奇地從懷里摸出一個吱吱響著的手機,開始接電話。


我捅捅她,說:“你看你看你連個手機都沒有,連人家老阿尼都用手機?;故橋禱恰?。


按理說她應該和我解釋一下她不用手機的原因,但她沒有。一直到今天我都不知道這個神秘的原因。


就這樣,我在二十浪蕩歲時,跟著一個不肯說名字也不肯用手機的女人,一路顛簸,從拉薩去往珠峰的方向。


2、羊卓雍措的魚


事實上沒在車上顛簸多久,我們到了羊湖就被拋棄了。


這事兒說起來該怪我,說實話又不是第一次來羊湖,可那天羊卓雍措湖太美了,我之前和之后都沒見過這么美的羊卓雍措。趁著司機停車,大家下車方便的空檔,我拽上她就往湖邊走。


藏地三大圣湖,納木措、瑪旁雍措和羊卓雍措。我差點把半條命丟在納木措邊。納木錯是神圣的,瑪旁雍錯是神秘的,至于羊卓雍措,于我而言是美麗而神奇的。


這是句廢話,去過羊湖且雙目健全的人沒人會說羊湖不美。


那天的羊湖霧氣繚繞,美得和假的似的,比大明湖美多了,比喀納斯湖美多了,比雨西湖美多了。那不是水,是一整塊兒大的要命的玉石,幽幽的碧色靜止的水面,水面靜止得讓你覺得這哪兒是液體啊,簡直就是固體。人要一直走到離湖面快五六米的地方,才能看到微風吹皺的一點點兒漣漪,微微顫顫的,那湖水像是有彈性的。


我和她說,今天這湖怎么和一大碗獼猴桃果凍一樣?簡直可以拿個大勺子挖著吃嘍。


她嘖嘖感慨著,我也嘖嘖感慨著。


我們就站在湖邊嘖嘖感慨著,感慨了很久。羊湖是神湖,我跪在湖邊磕了長頭,祈禱羊卓雍措達欽姆大湖主保佑我接下來一路平安別出車禍,零件完好地到珠峰。然后,我們踩著石頭往回走,這時候才發現,壞了,車跑了。


所以說羊卓雍措真的是個法力無邊的神湖,我只不過祈禱別出車禍,人家羊卓雍措達欽姆大湖主很負責任地從根兒上解決問題,直接把車給我弄沒了。


車上的人應該喊過我們,估計是我們走得太遠又站在水邊,所以沒聽到。現在就是想讓老人家的轉經筒扇我也扇不著了。


我說:“怎么辦,我餓了”。


她指指羊卓雍措說:“吃吧,果凍?!?/p>


后來,沿著湖邊走了一會兒,看見一個新開的小飯鋪,專門賣魚的小飯鋪。我倆繞著鋪子轉了一圈又開始嘖嘖稱奇。羊湖是神湖,藏民把所有的魚都當成龍王的子孫,從來不吃,所以不論里面的高原裸鯉多么肥美也沒人煮它們。藏地原住民不吃魚是個基本常識,這家小魚館兒的出現讓我們很驚奇。


我咽著口水說:“你看,這棚子連扇玻璃窗都沒有,肯定是怕不吃魚的信徒來砸?!?/p>


燒魚的味道飄出來,她也開始咽口水。


我說:“你吃嗎?”


她搖搖頭說:“你不吃我就不吃?!?/p>


……


我說:“那我……吃不吃?”


她說:“好吧,那咱趕路吧?!?/p>


恩公!不吃魚,咱炒個菜吃也行啊,下個面條吃也行啊,誰知道前面還有沒有飯店了,難道還要繞著湖跑到南岸桑丁寺去找女活佛化齋不成?

我拽著她進屋坐下,其實算不上屋只是個棚子,緊挨著就是廚房。我在油膩膩的桌子上給她畫了個羊卓雍措的環湖路線圖,給她講,如果我們去桑丁寺找食兒吃的話,大約會餓死在哪個位置。我說你看,羊卓雍措是個蝎子形的湖……


廚師兼服務員過來點單,一口川普:“朋友,你們打算來條幾斤的魚?”


我說:“我們不吃魚,來兩碗面條就好?!?/p>


服務員掐著腰說:“哦,吃魚的話,面條5塊錢一碗。不吃魚的話面條20一碗?!?/p>


……你個天殺的!搶錢??!


我吃完面條后,很想把面碗一起帶走,她把我攔住了。付完面錢,我身上只有10塊錢了,那個服務員壞,找了我一張五塊的,剩下的都是一毛一毛的??雌鵠春窈褚豁澈芨揮械難?,聞起來一股子生魚腥味兒。她很客氣地說:“你身上味兒太大了,走路的時候離我遠一點點可以嗎?”


我很委屈,我說你剛剛才吃了我一碗面!做人怎么能這么沒有節操?


她很迅速地把四個口袋都翻過來,翻出來一塊兒口香糖,一串鑰匙,一本護照證件夾,一個小卡片相機,還有我那把短英吉沙……然后就什么都沒有了。


我真心佩服她,我說:“且不說你一分錢都沒有就拽著我去珠峰,單說昨天晚上你怎么就敢一分錢都不帶,跑到我酒吧里去喝酒,你就不怕付不起酒錢被我把相機給砸了?”


我想翻翻她的護照,她打死不讓翻。


我跑到路對面擺了好多POSS讓她給我拍照片,她假裝拍了半天,后來我發現其實只拍了一張。


后來,羊卓雍措水邊的小魚館有了窗戶,還有了永固的四面墻壁,專門招待專程來吃高原裸鯉的游客。再后來,一度有一個傳言,說羊湖上了觀光游艇項目,還要在湖邊設置200多個遮陽傘、沙灘椅供游客休息……也不知道最終到底叫停了沒有。


3、日喀則的頭花兒


千辛萬苦,走去日喀則。


我們從羊湖開始攔車,邊走邊攔。漢族司機看到我們是兩個沒背行李的徒步者,根本就不停車??熳咚懶瞬爬溝揭渙靜刈迦說某?,開了沒多久就把我們撂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小岔路邊。繼續接著走,人走得熱氣騰騰大汗淋漓,被風一吹立馬冷得想蛻皮。我把手鼓扛著,甩著手臂走,她縮著肩膀走。


這姑娘有個不好的習慣,喜歡踢東西,她經常一邊踢著路邊石子一邊走,像個皮孩子。


途中,我們在路旁的藏族村子里借宿過一晚。她摘下包頭的帽子后,女主人很稀罕地摸著她的錫紙燙,很驚喜地說:“哎呀,羊毛一樣?!彼低曖峙吶奈業氖止?,很開心地說,“哎呀……響的呦?!?/p>


大姐,手鼓不響還叫手鼓嗎?


她和女主人拉姆睡在一起……

繼續閱讀,點擊下方閱讀原文

↓↓↓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