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一尾中特网址:天那邊

霧隱 2020-03-15 10:53:11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我們的遠方是星辰大海 無論墨色長夜 燈火燎原





我會回去的,總有一天

愿你們都好




當有一天我在八一戶的清晨醒來,山間升騰的霧籠罩了學校,把我們的辦公室圈在了其中,我看向四周不再是平常阻礙視線的山而是一篇茫茫的白,隨后我的隊友醒來,和我一起站在了學校的空地邊,那一刻好像時間都靜止了。

然而在那段歲月里,凝滯的時間卻遠遠不止是那一個場景。


二〇一六年七月十二日,我踏上了前赴青海支教的路程。父母借機想去旅游,找了借口送我,于是數天的路程我們開到了西寧,途中印象最深的是在崆峒山的環山高速,下著大雨當我進服務區下車時,看著兩邊的高山聳立在雨下,小小的服務站愈發顯得空幽。

旅途上有很多難忘的經歷,在未集合前我也看到了真正天水一色的青海湖(在此之前我以為喀納斯湖為最美),宛如冷酷仙境的茶卡鹽湖,滿目盡白連水中的倒影都那么清晰天空之鏡的名稱當之無愧。這些先不表,總之七月十八日,我來到了西寧的客棧,和隊友匯合,開始了在青海省海東市化隆縣金源藏族自治鄉下的村落里的支教生活。

支教隊伍分配到四個小學開展工作,為下文方便先說一下這四個地名,分別是多西,八一戶,土瓦倉和尖科。雖然在同一個鄉,但是這幾個小學相鄰最近的也要翻山越嶺一個小時,而且這種山路我們自己走是幾乎找不到捷徑的,俗語說的“羊腸小道”不過如此,有一次我們從八一戶去多西參加廟會,在去的路上同行的隊友就對我說再也不走這樣的路了;而回去的路因為有隊友先行離開沒有學生的指引更是遇到了滑坡,猶記得當時我看到隊友回去后蒼白的面孔。



圖為我們清早翻山的路上,坡度很陡,沙子很滑,但這還算是較為寬敞的路。


我在尖科呆了幾天后最終定下來了在八一戶進行拍攝和兼任一部分教學工作,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成了一位英語老師,這比起在英國留學的另一位隊友簡直是一項孔夫子門前背書的任務,課余之際我更多的在為自己的紀錄片找素材,但是這也只是一開始的想法因為很快課余生活就被孩子們所占據。



圖為教室外的一角,我們居住在教室旁的辦公室里,方圓之外就是崇山峻嶺


剛一進山我是被派去了尖科小學的,這里的學校是國家建設因此還有籃球架等設施,且桌椅配置也不錯,我們居住在有著長長辦公桌的黨支部里,但是這里只有椅子沒有床,于是我們把每兩把椅子一對,由村民拿來的木床板或鐵板搭在上面,鋪上床單就可以做床了。尖科是這幾個支教點里海拔最高的,應該超過了3000米,因此晚上極冷,但偏偏我們的房屋窗戶還缺了一扇,于是我和另一個隊友里外穿線,將一塊箱子(箱子里本是裝載我們的支援物品的)的木板拆下來堵了上去。在這一個月里是沒有枕頭的,每次都會把脫下來的沖鋒衣內膽和衣服一裹就是一個軟和的枕頭。



圖為我們在尖科剛開始的住宿環境,住宿地點為該小學的黨支部,旁邊就是教室


在尖科的時候操場中央還有一個自來水管(學生們都是直接擰開這個水管喝水的)用來我們飲水,但在八一戶就不行了,因為教室本就是閑置的,我們喝水會在教室后的土坡走上去在第一戶村民家里打水,這里突然想到一個小細節,就是我們打水的一個桶是黃色的,極為吸引小昆蟲,幾乎每次打水水桶周邊都要浮一圈小飛蟲,可是久之我們已經完全成了習慣。而吃飯就更是靠大家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我們間或一周會去鄉里做一次采購(從學校走到鄉里也需要40分鐘),主要買一些蔬菜如西紅柿土豆等,炒土豆絲在我當時看來是最好的一道菜,從東北來的婷姐手藝堪比大廚。在上山時我們帶了數十罐老干媽、香菇醬之類的罐頭,但這些到后來幾乎一頓飯的功夫就會吃一瓶,因為缺少油水且我們支教點人多菜少,大家幾乎都沒有吃過一頓飽飯,我想這大概也是我支教回去后瘦了二十斤的原因。



圖為我們八一戶支教隊的大哥康哥再給孩子們上語文課,康哥是遼寧師范的研究生,之前在西藏有過一年的支教經歷,每天早晨起來會為我們準備早飯,真的是當之無愧的大哥


對于孩子們的教學由于孩子們的年齡跨度太大,因此我們也只能將他們分為兩個班,一個為四年級以下的小學班,一個為初高中生班,說是四年級以下,其實也只有扎西措和她的弟弟多杰分別在四年級和三年級,至于小愛麗絲(藏文名群措卓么,這是她的英文名^-^)一直試圖隱藏自己二年級學生的身份,其余的小不點們更是一心想玩,教學是非常難于管理的,我可以在歷史課上讓孩子們都聽故事,但是英語課也只有跟讀單詞能讓他們保持一致性,并且偶爾有一堆小不點兄弟(真實年齡分別在三歲到四歲,但已經能敏捷地爬土坡了)突然跑進教室拿著玩具槍轉一圈就能帶走更多的小不點,會發生一個學生喊“飛機”滿教室的學生都跑出去看的狀況,久而久之我也就和他們出去一起看了。



圖為卓瑪和她的小伙伴,卓瑪是一年級學生并且不會說漢語,但她卻很聰明且有表現欲,每次跳舞她都會在中間的圈子里,卓瑪是我們開心的小天使


我常?;嵩諳攣綬叛Ш蟊謊搶湃ヅ郎?,經過羊群,經過豌豆地,孩子們(還是不稱呼學生們了)會去野(至今不知道是不是該算野的)豌豆地拔很多豌豆給我們吃,這還是第一次吃到這種甜的豌豆,而且從吃法上很明顯我就不夠嫻熟;不光有野豌豆還有野草莓,但他們的生長環境就更苛刻一些只在去多西翻山的那次吃到過;不光有野草莓還有野草。。。扎西措曾經給我拔過告訴我可以吃沒有毒我居然真的吃了。。。



圖為扎西措和多杰姐弟,這已經是我教的最聽話的學生了,扎西措12歲,多杰10歲,在縣城上學的他們都很聰明,但實際上因為啟蒙教學的耽誤他們上學初已經晚了兩年


如果說支教生活的條件是較為艱苦的(比如四個男孩睡一張床且經常有蜘蛛飛蛾等造訪),那么生活的閱歷就太過于豐富多彩,在這里我見到了太多平生僅見的事物。有一天晚上大哥叫我們一起去學校門口的小山坡上看“雷暴”,當時我們還不知道是什么,去了之后看向天際,平常阻礙視線的山上的天空里,烏云密布偶有閃電襲來便如同爆炸一般綻放出五彩的顏色,那一瞬間遠空好像有五彩祥云一般,而我們都知道那其實已經是幾百里之外的天空下了,好像就是在同一個夜晚,我們還看到了一顆不明飛行物以詭異的高速飛上了天空,事后在新聞上我們才得知,那竟是我們國家發射的第一顆量子衛星。星空和流星更是每夜饋贈于我們前所未有的盛宴,每每我會對著他們刷牙,仰頭看著就會有莫名的幸福感。



圖為隊友在帶著尖科的孩子們玩老鷹抓小雞,尖科小學的景色是四個支教點之最


我們隊友之間也會探索一些支教的意義,我和多西的隊長(很巧她也是做藝考培訓的一位江蘇知名培訓人員)得出的最大共同點就是孩子們缺少的不是物質,而是陪伴。誠然物質是使得他們具備學習條件也好,生活必需也好的基礎,但是沒有老師來教導,如只有當地老師(教導學生一年級上了六年)是完全不行的,短期支教(一個月以上)也好長期支教更穩定,都能起到改變孩子們的作用,而這些恰恰是我們更可以去做的,陪伴未必總是長情,陪伴或可能改變某些人的一生。

在回來的車上我發了高燒,回到家之后可以說是大病了一場,爸媽一致認為是我在青海時精神高度緊張(害怕生病因為一旦生病,出山都需要兩個小時且在高原上感冒很可怕)回家后放松攢著的一起爆發了,我在夢中會夢到自己又回到了八一戶,扎西措笑著在坡上給我說他們修了新校舍。來到海濱讀研后,有一天下了雪降溫,我在自己的書桌上竟然因想到孩子們沒有厚衣服而失聲痛哭,好在郭老師立刻告訴我聯系了兩百套衣服已經送了過去。如果說未去支教前我的人生陷入了最低谷感覺前路一篇灰暗,那么支教帶給我的可以說是一場新生,我并沒有完全走出郁結但卻有了心之所系魂牽夢縈之地,還是要感謝我的孩子們和隊友帶來的這段歲月,彌足珍貴而此生難忘,以及在余生里,我還會為這場事業盡自己的綿薄之力。天那邊的孩子們,則永遠是我的動力。


這篇文章獻給所有關心我我關心的人,愿我們都能在彼此看不到的角落里熠熠生輝。


Ps:推送沒有食言,晚安。


附:支教時的一個黃昏在八一戶寫的一篇文章。


是歸途啊


黃昏,夕陽,村落,學校,空山伴月。

卓瑪,多杰,扎西措...孩子們的名字以往只在書里見過,現在卻化成一個個鮮活的臉龐,燦爛的笑,狡黠的眼神,無論何時仿佛都無法耗盡的精力,或響成一片讀書聲歌唱聲,或響成院子里此起彼伏的籃球足球跳躍。

支教的日子剛過十天,我已經喜歡上了這片土地和生長于斯的孩子們。從家鄉驅車千里來到西寧,跟隨組織翻山越嶺到達最近的縣城,在進山的路上就經歷了感動的事情。由于我們支教的學校在山里的鄉村,需要搭老鄉的順車才能進山,而我們的面包車上還有六七個村民,一個多小時的山路村民們怕我們太擠有高原反應,于是除了讓一個抱滿蔬菜瓜果的老大爺坐在副駕,兩個大哥擠在了堆砌行李只有半個屁股大小空位的后排,另一個大哥居然上了駕駛座和司機坐在一起,不足的空間迫使他一路不得不把上半身都探在窗外,一路上黑色的頭發凜冽在山風中,下車的時候脖子都歪了,讓我和同伴不禁發出“親哥也不過如此”的感嘆。

從剛來到時孩子們看向我們充滿疑惑和懵懂的眼神到現在要時刻拉著支教老師玩游戲,身份的親近也不過是寥寥數天時光。誠然絕大多數孩子們還都處在少齡,愛玩是他們的天性,但是支教老師與他們平日間老師不同的,少了的是年齡的差距,多了的是相處的易與。

能與你一起放羊也能與你一起放歌。

可能是因為更珍惜這從未有過的機會,每每天剛亮孩子們的聲音就充溢在了學校的院子里,放下書包正是晨時的光暉撒下,成群的孩子們奔上學校旁的草坡散開席地而坐,手捧書本放聲而讀,曛黃的暖光打在綠野之上,映出每個孩子認真而專注的小臉,那一刻,好像天地間的所有光都照在了這里,讀書聲如動聽旋律般配上這般儀式感的畫面成了永恒的長鏡頭。

未來支教時,我曾想過這次經歷會讓我改變什么,而如今支教時日近半,我所見讓我發出無數次平生僅見,我所遇讓我自身想法脫胎換骨,一切的一切最為感謝的是這幫孩子們。要感謝你們讓我被淳樸的溫暖良善所包圍,要感謝你們站在我相機前擺出一個個造型大笑,要感謝你們摘下每一顆翠綠的野豌豆送來的每一塊金黃酥軟自家烤制的饃,要感謝你們讓我快忘了過往歡與不歡,快忘了梅雨時節下氤氳煙霧的江南。

我頭頂著白云手能觸碰到從未如此澈藍的天,看的到山外第一層日出也看得到夜幕拉下銀河倒掛。我的每一天牛羊和孩子都成群在我身邊,牛羊奔馳是綠野上純白金黃的緞帶,孩子們的笑臉卻像極了每晚仰望的墨色夜空,繁星點點一閃一閃眨下的光亮眼睛。


就像來時的路上看向前行的遠方總在想這趟是征途,是往天邊外的去處。

到來之后才明白此行是歸途,是夢見無數次的故土,和再尋不到的追宿。



「又到了說再見的時間了」


支教

是我能做的

最有愛的一件事





晚安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