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一肖一尾中特平:廿八載春節

天山雪覓食部落 2020-03-05 07:05:57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 ?1991年,這是參加工作前的最后一個春節,平淡無奇地串著門逛著街,平淡無奇地睡著懶覺吃著媽媽做的飯菜。平淡到象白開水,能想起來的就是我路過春節,象路過有生的每一個日暮與清晨。


?1991年春節

??




? ??

? ? 1992年,工作后的第一個春節,不再受制于身無分文,擺脫衣食住行全部向父母伸手的窘境,暗自計劃去圓我11年的歸鄉夢。


? ? 離開伊犁的時候還是懵懂無知的小孩子,父母不理解一個小孩子怎么可能對故鄉有那么深的記憶,他們從來都是堅決反對我回伊犁。不僅僅是反對我回伊犁,而是反對我離家去任何地方。所以在1993年之前的出行我都是先斬后奏,也只能是先斬后奏。
? ?以往的冬天,從烏魯木齊到伊犁,總會有一段時間是大雪封山阻斷交通。坐在長途車前門的第一個座位,看著門邊欄桿上掛著的防滑鏈心里直打鼓——我不會葬身在天山深處吧?就算真的那么不好彩,也希望是在我圓夢之后??!
??當我獨自叩開郭老師家的門,我看到視我如己出的郭老師那一份驚喜,感受到的安然與欣喜,都讓我有回家的感覺!那一刻,我自己才悟出自己這么多年魂牽夢縈的,還有一份情同母女的師生緣。





?

?1993年的春節就像我那份第一份工作——一杯水一張報過一天,太過清閑,無聊之極,象是提前養老。要在那樣的環境里耗去我所有的朝氣和熱情,磨去我所有希望與夢想,心有不甘。那個春節我告訴父母我要放棄工作出去上學。那個春節后,在爸爸的無言不表態和媽媽的絮叨責罵中拾起了中學的課本,開始準備成人高考。






?1994和1995年的春節沒有太多的記憶,但是春節的返家路卻是銘心刻骨的痛苦歷程。從學長們的經驗知道,天津買到烏魯木齊的通票在北京去簽字,能簽上字的幾率微乎其微,就更不要奢望有座位了。所以我每個學期回家的路都是帶幾個學弟學妹一起,在北京簽去西寧的車,跟青海的同學一路同行到蘭州,然后趕幾小時后鄭州到烏魯木齊的過路車繼續走。最長的一次是從蘭州站到嘉峪關,接近800公里的路,站10幾個小時。


1994年春節






?

?1996年的春節是再度走出校園的第一個春節。當初為了爭取到報考的資格,跟公司簽了“自費求學、不帶薪、不享受福利、保留公職”四項條款的“賣身契”,雖然給自己留了退路,畢業后可以回去享受編制內干部身份正式工待遇,但畢業前我那公司已經開始了兵團與地方歸屬權的移交程序。畢業時我選擇了不再回去,也就從此成了上不沾天下不著地的無業游民。






?出校門自己找的第一份工作是一家比利時籍華人新籌建的超市,我是最早的12個元老之一,投入的那份熱情不言而喻。所以96年春節放棄了回家,除了完成本職工作之外,還申請到公司旗下的連鎖店轉悠,美其名曰去學習。那個春節忙碌且充實著。

96年春節之后的3月我回了家,選了一種常人可能無法承受的方式——汽車。從天津到烏魯木齊,兩輛夏利四個人,天津→北京→河北→內蒙→寧夏→甘肅→新疆,一路西行,白天走晚上停,走了8天。本來7天可以到的,但快到烏魯木齊的路上遇到大雪,山路有大貨車上不去造成塞車,我們也被困住了,所以車慢慢挪到一個小鎮時又住了一晚。那個小鎮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但是那個靠爐火取暖靠木棍頂門“安防”的旅社,那個房間門被醉鬼錘得咚咚響的驚悚夜,那個同行人在“大堂”看電視,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恐怖經歷卻深深留在記憶里。沒敢跟父母聊這一出,因為搭的是爸爸同事從天津提車的順風車。

?那時候沒有條件去用相機記錄,也沒有心機去用文字記載,那大霧中差點失魂的長城、水箱快凍裂的集寧、呼和浩特和草原鋼城包頭的走馬觀花、烏海的農家投宿,銀川電話騷擾同學沒見面又開溜、夜幕中迷失在寧夏往甘肅的路途等等的歷程,都只能成為記憶中有過的一個個斷點。

那次回家最后在家只待了6天就被爸爸給“趕”走了——“你還有事嗎?沒事你走吧?!痹蚴竊肥肝釉諼頤壞郊沂幣惶煲桓齙緇?,我到家后一天兩個電話給鬧騰的。





?1997年的春節是有些落魄的春節。那個讓我投入滿腔熱情的超市短命到只存在了一年,在內憂外患中7家連鎖店1996年8月1日全部關門了。真是一夜之間的事。因為前一天我們還在正常上著班,第二天返工時發現門上掛著鎖,門前坐著全副武裝的防爆警察!

為自己將要失業去工作不是滋味。老板還在天津沒走佬但不敢露面,后來聘請的所謂的“CEO”(當然,那個年代還沒有CEO這么時髦名稱,只是統稱“總經理”)和他的心腹們還在挖空心思給創業實干的副總等一干人馬使絆子。法院的介入也就是多了一個想分一杯羹的單位而已。因為我是最早入職的12元老之一,而且是創業時的老總和副總招聘進去的,后來的老總和法院的人可能都認為我會知道一些“內幕”,許我以清算結束后安排我進接手超市的公司供職,時時刻刻都在想套我說出對當時還在崗的副總不利的話。實際,我一個基層小打工的能知道什么“內幕”呢?他們也太高看我了!

不愿意卷入無謂的紛爭,我也沒有那么高的情商去平衡那些勾心頭角,1997年1月我以春節回家的理由,結清了工資,逃離了清算組。去人才市場時路過天津東站,摸摸身上還有夠一張硬座車票的錢,心血來潮買了張通票,第二天轉道北京去了重慶,去看看我又一個闊別11年的地方。又創了個紀錄——從北京站到達縣,接近2千公里!大年三十趕到大舅舅家,正月十五返回到天津。


1997年春節






?1998-2000年的春節是最逍遙的春節。1997年9月跳槽去了天津佳能,派駐到上海分公司。分公司經理“徐老”問清楚我在天津無親可探,讓我做了費用對比,幫忙向總公司申請把我兩月一趟天津上海往返機票換成了半年一趟上海新疆的探親行程,讓我在安排好手頭的工作之后可以自由地飛。1998年春節在昌吉和烏魯木齊串門拜年,1999年春節在家待到初三就跑去了伊犁。


1998年春節


1999年春節


1999年春節






但2000年正月初三我還看望過的同學吉永東在我返回上海不久就驚聞早逝了。這消息以及1999年9月因為我推遲一周而陰陽相隔沒能見到的發小哥哥葉新博,讓我著實沮喪和灰暗了很長一段時間。


人生的無常,生命的脆弱在那個半年時間里開始體會。扎心!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