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4534一肖一尾中特平:新疆的最北--喀納斯

土匪戶外 2020-02-14 14:09:25

一尾中特高手论坛 www.imifn.com 9.23-9.29


土匪隊伍在廣東省外第一次的大隊伍活動--徒步喀納斯!
中午11點的車到哈巴河,我們有充足的準備時間。到麥田旁邊小巷子里的包子店吃過早餐,收拾一下就到碾子溝車站坐車。一路大巴在筆直平坦的水泥路上奔跑著。想知道什么叫天路嗎?來新疆吧,在這你可以充分感受到‘地大物博’這個詞的含義,在這里你可以看到通往天邊的路是如何的壯觀。
筆直的天路



8個小時的車程,車上閑極無聊,和老張、李壞、黑人一起玩起鋤大地。地球人欺負火星人,這是一胖觀眾抱不平時說的。被三條PK壓著打,還不準不玩,這是何等郁悶的事情。幸虧車子空間不大,輸了也不用怎么受罰。
車上也有好些自助游的游客,坐我們前面的還有兩個男生,星仔和他朋友,拿著單反專門坐在前面拍照。雖然一路沒什么車輛行人,可發生不少趣事。戈壁上大巴被太陽照射的影子就像IQ博士里小云開的那輛車,好可愛!車上兩個司機互換崗位時,居然是不用停車,在時速100公里以上的行駛中,正在開車的A司機跟坐一旁的B司機使個眼色,B司機走到A司機旁,等A司機站起來他就做下去,然后若無其事的接著開。這一幕把我們看傻眼了,若是在人口稍微密集,車輛多一點點,路況復雜一點點的地方,是絕對沒有司機敢這么換人的,這情況只有在新疆這種人少路好的地方才能看得到。偶爾能在看見路邊停著一輛車,在停車附近立刻就能看見蹲著個人,還有白白的屁股,那是在路邊解決的人。在這個遼闊平坦,毫無遮擋的地方遇上三急,那你只能把臉背過去就開始解決吧。
路過野生?;で?,還能看到路旁悠然吃草的野馬。在五彩城附近,司機停車下來讓我們拍照放松一下,并告訴我們這里的時候是有顏色的,而且不準撿回去當紀念品。殊不知沒過兩分鐘,司機手上就多了一塊7,8斤重的彩色石頭。當時我們就咕叨了,原來是他們自己想偷偷撿石頭。不過石頭對我們吸引力沒景色來得大。筆直的公路在遼闊的戈壁草原中一直延伸到很遠很遠,與藍天白云相交,大家都跑到路中間拍照,想拍出那個氣勢。司機一直叮囑我們不要跑出去,因為在這種路況下來往的車速都很高,容易出事。難怪野馬會被撞死,確實在這種情況下車開到100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這對于過往于公路在兩邊吃草生活的野馬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潛在?;?,只能希望過這段路的司機們多加注意減慢車速,以?;の頤潛裊倬值畝?。


到哈巴河已經是晚上7點多。原計劃是為了節約時間,當晚就包車去白哈巴。雖說哈巴河到白哈巴直線距離只有短短100多公里,可是因為路況極差,又要繞彎路,車程也需4個多小時??鑾胰グ墜突剮枰詮禿影燉肀叻樂?。雖說司機已經盡力幫我們找人辦,但因為太晚,邊防證要等明天才能辦理。沒辦法,只好在哈巴河縣住一晚。為了歡迎新加入的兩個成員陳陳和昌昌,晚上在哈巴河縣找個餐館小搓一頓。




第二天等邊防證一下來就走。從早上10出發,一直到下午3點多才到白哈巴村。小車的后排擠了我、老張、楊哥、黑豬(記得還有一個好像是他吧)四個重量級人物,加上超差的路況,顛簸到白哈巴村時我幾乎都不能站起來了。在白哈巴終于和等了我們一個星期的esther匯合,一見面先來個猛烈擁抱,再繼續打點余下工作。
幸虧有eshter這個先頭部隊給我們打好關系,晚上在她所住旅館的院子里扎營,接著就開始溜達這個新疆最北、中國最美的小村落。據esther說我們從烏魯木齊出發前這里的天氣一直都不好,下雨夾雪,沒有藍天白云。等我們開始出發時,就變得天清氣朗,天氣好轉起來。老天爺眷顧??!現在已經是九月底,北疆的秋天要比南疆來得早,許多白樺樹開始呈現金黃色。由遠至近,白白的雪山包圍著綠黃間隔的白樺樹林,一路延伸到村子里,木屋就錯落在這片林子中,路上時而看見騎馬的村民經過,或者趕羊的小孩,一條清澈的小溪從林子里緩緩流出,小溪兩邊落滿了一層金黃色的葉子,黑白相間的牛羊在溪邊休閑的喝水踱步,給人的感覺就像置身于童話王國中!昌昌一年后的聊天中還對這幅景象記憶猶新,贊賞有加,由此可知它的魅力。
拍過它的標志性石塊(一個刻著白哈巴字樣的石塊,估計是專門給游客拍照用的,我們去拍的還被收費了),大致把村子逛了一下,中間還碰見在麥田認識的PP和CC。晚上發揚土匪作風,自己開灶起鍋,在院子里做起晚飯。陳陳在旅館里點了4kg羊肉,并買了啤酒叫大家一起在旅館里吃。于是帶上做好的飯菜,12人圍成一桌吃喝起來。我們熱鬧引起隔壁桌的注意,一男一女拿著酒過來敬我們說:“我們是當地人,很歡迎你們客人的到來,我們有個風俗,用歌聲來歡迎客人,現在請讓我高歌一曲以表示對你們的歡迎吧?”
啪啪啪……我們都鼓起手掌,隨即他們唱起自己特有的歌曲。盡管聽不懂歌詞,但他們的熱情把我們都感染了。李壞老張陳陳等都給他們桌回敬,整個屋子里的氣氛立刻熱鬧起來。
出去多認識朋友還是很好的。原來給我們敬酒的那位大哥是喀納斯的村長,他在喀納斯里開了一家旅館。趕緊打聽喀納斯逃票情況,并獲得不少信息。
吃過熱鬧過后,大家都鉆進帳篷開始第一個在北疆的露營夜晚,為接下來的徒步夏特提前做好適應準備。9月底的北疆已經很冷了,半夜出去上廁所,看到的天空是特別的黑特別的靜,星星顯得更加明亮閃爍,可惜屁股被凍得不好受,趕緊回到帳篷里。晚上睡覺好幾次被凍醒,楊哥特意開著營燈來提高帳內溫度,第二天起來發現帳篷里飄著許多絨毛才知道楊哥的羽絨睡袋還被高溫的營燈不小心燙了個小洞。


白哈巴的標志性石塊(借用一下黑豬的肖像權)




幽靜的河流



美麗的木屋




白哈巴的營地




從烏魯木齊出發的第三天了,今天開始我們的第一天徒步。十點從白哈巴出發,先是經過一小段公路,接著拐入山路??莢諫郊溆稚嫌窒碌男兇?,除了路上的草比較矮,兩邊的樹比較少外,其他跟以前的穿越沒什么區別。中午12點左右,可能因為大家第一次在新疆這種氣候下徒步,都顯得有點疲倦。找個平坦地方休息,并開始簡單的午餐準備。拿出每人必備的馕,用楊哥特意買的濃縮雞精做了湯,把阿瑩從廣州準備好的瑩總招牌紅燒肉熱一熱,空氣中立即彌漫著肉香味兒,使得本來就餓的我們更是不爭氣的肚子咕咕叫起來。一口馕,一口肉,一口湯,對現在的我們來說簡直就是人間美味。自此后阿瑩做的紅燒肉在我腦子中豎立了無法取代的地位,以后無論何時何地,只要阿瑩一做紅燒肉,我可不理胖不胖了,狠狠吃夠本再說。
最后的一滴汁都被老張撈底吃得干干凈凈,大家拍拍肚皮心滿意足的上路。估計是吃飽有力氣去欣賞風景了,下午在山脊上游走,開闊的視野,雪山、樹林、高山草原,綠色,黃色,白色,還有偶爾的紅色,壯闊五彩的景色盡收眼底。這種景象在廣東,甚至是新疆外別的省份都看不到的,在新疆徒步確實是一種享受!
剛出發時的一段公路



山路



一路上有背包徒步的,有騎馬的,居然還有騎摩托的??!一個當地的向導開了輛拉風摩托車上來,跟路上的人有說有笑的,我們借摩托來當道具拍照,‘看我在山上也能開摩托!’大家都爭搶著拍,這位向導小兄弟看起來挺享受大家對他摩托的喜愛,很配合的和我們擺出各種各樣造型。又是一位可愛的新疆小伙。
今天的徒步路程只有12公里。在一座小山腳下看見等著接我們的喀納斯村長。昨晚跟他說好,我們租他的小車進景區,他幫我們逃票,晚上在他家旅館的院子搭帳。適逢今天是中秋佳節,當然少不了慶?;疃?。跟村長說好晚上烤全羊,750一個。這個價錢在景區里可是非常便宜了,這還得多虧幾個去敬酒并不斷和村長打關系的好男匪們啊。
快要到喀納斯了




晚上12個人聚一起,在蒙古包里吃烤全羊,手抓飯,慶祝我們有緣在中國秋色最美的喀納斯里共同度過這個難忘的中秋節。新疆的月亮特別美,又大又圓,掛在天空中清晰可見。
本來吃過晚飯后還要切月餅應景,可看見老張的眉頭有點小鎖的和楊哥他們在談論什么,估計又是有點什么問題。男匪們對女匪就是好,即使是出了什么大問題,也不會讓女匪們擔心,頂多是他們一起商量解決辦法。知道問了也白問,我和sammi切了兩個月餅,當作是別浪費這遠從家鄉帶過來的禮物吧。
晚上繼續睡帳篷。昨晚被凍怕,今晚到毛毛房間里借了張棉被,暖和許多,一覺睡到天亮。


第四天,有一天的時間游覽喀納斯。坐上區間車(一般情況都不會查票),從臥龍灣到神仙灣,雙月灣,最后花四十元坐車上觀魚亭看喀納斯湖全景(這個車票是不含在區間車票里的,其實距離不遠,有時間的話直接走上去走下來,可以省下這40塊)。李壞拿導游證打算免掉這40塊,但因為查票人員態度惡劣,兩人發生沖突,最后李壞和老張兩人留下來處理狀況,我們先上去等他倆。
月亮灣




高眺喀納斯湖




幸虧最后事情還是解決了。匆匆趕上6點到賈登裕的區間車,而李壞、毛毛、混混就坐村長的車,600塊的包車費,帶上我們所有人的背包先到賈登裕(這樣我們才能坐區間車而不被查票)。
賈登裕有許多氈房式客棧,我們就不再扎營,200塊一個氈房8人住,毛毛混混昌昌陳陳四人住隔壁。晚上繼續來4kg羊肉(新疆的一路都是被羊肉伴隨著),和pp星仔他們一起吃晚飯。
吃飯時大家不斷慫恿陳陳收了我當干女兒。多個干爹對我沒什么影響,只是我怕我這個干女兒做得不盡責,還是等回去再說吧。
第五天,賈登裕徒步至禾木。今天毛毛四人打算騎馬到賈登裕。又要表揚一下男匪了,黑人為了大家不會迷路,早餐都來不及吃就跟著有向導的隊伍一起出發給我們做好路標,可愛的黑豬!今天的景色比白哈巴到喀納斯的景色更美,超藍的天空,綠色的河流,金黃金黃的白樺樹??贍蓯鞘視α蘇獗叩鈉?,走起來也特別快,一路不斷的超越行人,走得比騎馬的還快。
進入禾木區,這里要買門票,60左右一個人。




老張、李壞、阿瑩和我跑到河流旁邊的白樺林里走了一段小路,真美!茂密的叢林里鋪滿了厚厚一層落葉,旁邊河流在太陽照耀下波光粼粼,躺在落葉上透過金黃的樹葉仰望著藍天,聽著潺潺流水聲,感覺妙不可言。留戀了好一會,看見山頂上大部隊越走越遠,盡管我們有千萬個不舍,也不得不離開這個寧靜的地方。
“抄進路上去,我們走前面那個小山坡?!崩險胖缸徘懊嫠?。
“那里有好多長滿刺的小叢林,不走那行不行???”我和阿瑩都擔心沖鋒衣被刮壞。
“沒辦法,隊伍已經走到看不見,回頭走太遠了。你倆跟著我們走?!崩險虐朊釷降乃?。
左閃右避,我和阿瑩小心翼翼的順著山坡往上爬。
“不行,這里刺太多了過不去,我們找個刺少些的地方上吧?”我對跟在后面的阿瑩說。
“好??!”阿瑩也同意。
整個山坡幾乎都布滿刺叢?!案艫?!”看著走得越來越遠的老張和李壞,我叮囑阿瑩。
“哎喲!”突然后面的阿瑩大喊了一聲。
“怎么啦?”我急忙轉過頭問。
“我摔跤了,你幫我看看屁股有沒有被刺扎到?”阿瑩一臉痛苦的捂著屁股說。
看到已經消失的老張和李壞,我說:“你把沖鋒褲脫掉吧,黑色的褲子看不清楚有沒有刺?!?br> 幸虧這里沒人,好不容易幫阿瑩把扎在屁股上的刺都拔掉后,我們繼續往上爬。
上到山路,就發現坐在路邊的老張和李壞。
“死君比,你又把阿瑩帶錯路了吧?”李壞責備到:“叫你緊跟著,我們上來都有半個多小時了還沒見你們!”
....(解釋無效,省略中間的一萬字)

美麗的禾木河



暴走35公里,下午6:30終于到達禾木鄉。在禾木河旁的‘白鹿山莊’大院里扎營。今天的急走,除了黑人和esther外,所有人的腳都磨出水泡,有點為能否走夏特擔心。
開始看到禾木鄉



禾木橋上合影



晚上在白鹿山莊吃的飯,點些素菜,拿了自己帶來的肉類熟食拿去廚房切來吃。切的時候廚師專門問了要切的是什么肉?我趕緊指著包裝袋說“牛肉,只是牛肉來的!”還是老張心細,千叮萬囑不要拿豬肉出來吃,伊斯蘭教是禁止吃豬的,就算連他們的生活用品也不想跟豬有接觸。
吃飯時鬧了個笑話。由于這幾天來老張一直對sammi的手機鈴聲有意見,這晚sammi終于答應換一首鈴聲。于是sammi用她極為普通的普通話問老張:“老張,我讓你爽!”
........
飯桌上一片寂靜,老張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沉默了好幾秒后,大家爆笑!sammi,是“我讓你??!”這個笑話一直被大家笑到現在。


禾木的營地



第六天,原打算今天開始返程,但考慮到還多出一天時間,于是決定在禾木繼續休整。今天可是極其休閑的一天,早上起來慢慢踱上河對岸的小山,看看遠景看看藍天。在河邊溜走,玩玩水,拍拍照。累了就回到山莊,在延伸出河面的平臺上,搬出桌凳,邊曬太陽邊煮咖啡喝,把路糧(葡萄干和一些堅果)拿出來伴著吃,聊聊天,談談人生談談理想,看看禾木橋上匆匆來往的過客,聽著嘩嘩的流水聲,世事煩惱全被拋諸腦后,感覺與世隔絕一般,徹底的放松!


休閑的在曬太陽





晚上在平臺上自己開鍋,偷偷吃帶來的豬肉。把肉全扔在鍋里煮,一堆人圍著鍋像是做賊一樣,有什么風吹草動就趕緊把鍋蓋蓋緊,還要當作若無其事的繼續吃喝。迎著冷颼颼的寒風吃火鍋真是過癮!桌子底下擺滿了今天剛買的34支空啤酒瓶,老張和李壞覺得還不過癮,跑到屋里向巡檢的警察官們敬酒。沒一會就跟他們的人熱絡起來,大家都像發了狠似的往死里喝,一箱白酒忘了有多少支,只記得最后四個警察和其他陪吃的只剩兩個是還清醒的,他們走時開車走的是S形。而老張和李壞,在我們半摻半扶下回到房間。李壞倒好,吐不出來就乖乖睡覺,老張卻死活不肯躺下,任是我們如何拉扯勸說,就是不肯坐下來,右手一揮把阿瑩放倒在床上,左手一推,把我推向李壞床,差點把正在睡覺的李壞給壓了。起來繼續拉著老張想讓他睡覺,想不到醉后的老張原來有暴力傾向,掐著我脖子不放,力氣好大!旁邊的eshter,阿瑩,楊哥見狀趕緊過來又是拽又是扯的都拉不開。幸好沒多久他好像清醒了點,自己松開手。等他酒醒了要跟他算帳:p


第七天,該要離開禾木了?;姑皇豆琶暮棠境課砭妥?,大家都心有不甘。于是剩下老張和楊哥在屋里幫忙收拾行李,我們一群人6點多就起來上山看晨霧。山上三腳架布滿一路,密密麻麻的跟世界杯時有得媲美。我們也不甘示弱,找個好地方等著看日出。
8點,跟司機約定的時間快到了太陽還沒出來。老張和楊哥不斷打電話催我們趕緊下山,可大家都不愿意放棄最后時刻。終于還有最后五分鐘時太陽慢慢出來,照向禾木村上空飄著的一層炊煙。咔嚓咔嚓……拍照聲不斷,就這么一個景每人至少拍了一兩百張照片。具體景觀我也不做細描,上照片才是硬道理。




1點回到布爾津,憑著黑人以前來過的印象,找到布爾津的食街吃他強烈推薦的烤魚和俄羅斯老太太酸奶,還有喀咓斯啤酒??決曖鬮兜籃芎?!
sammi由于時間問題,在這跟我們分手。她自己找伴去了五彩城,我們一行人則坐晚上8點的夜班車回烏魯木齊。
ps:文章里大部分照片是借用sammi和楊哥的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